hiymw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特區》-第一六一六章 小喪往事推薦-99cip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秦禹晚上开完会,就徒步带着察猛和丧少一块奔着家里走去。
重都城破后,大部分的核心军官和士官老兵,都分到了房子,秦禹也没例外,他的家左侧挨着自治总会,右侧是师部新整编的警卫营,跟历战,齐麟,以及老李,老猫等人是邻居。
路上。
秦禹穿着将校呢大衣,背手看着略有些沉默的丧少,闲着没事儿问了一句:“南沪本地人啊?”
丧少一怔:“报告师长,我是南沪本地人。”
“呵呵。”秦禹一笑:“老叶说你是个不服天朝管的家伙,你怎么看着还有点拘谨呢?”
丧少挠了挠头:“那……那你不是团伙一把嘛?我看你还是有点紧张。”
“谁跟你是团伙啊?”察猛无语:“注意用词昂。”
“对对,是师长。”丧少立马点头。
秦禹眨眼看着他:“你家里没人了?”
雅兮惊悚系列之血肉轮回
“嗯。”丧少缓缓点头:“我妈好像是没钱治病,病死的,我爸是去区外修辐射区累死的。”
“他们没的时候,你多大啊?”秦禹问。
解甲归田:家有麻辣妻
“福利院的人说我是两三岁,也没个准确的时间,我那时候太小,自己肯定是不记得了。”丧少低着头,淡淡的回道。
“你还在福利院呆过啊?!”
“嗯,在哪儿呆到了六岁,我就跑了。”
“跑啥啊?”秦禹有些疑惑:“福利院供吃供住,又能让你念书,这不挺好的吗?”
丧少听到秦禹问起福利院事儿,多少心里有点抵触,但还是低头叙述道:“在我眼里,其实福利院就跟监狱差不多,管理孩子的老师都是政F直聘的,吃公家饭,也没啥晋升前途,没耐性的很,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但我的老师……不是老师,只要我们犯一点错误,就往死里打,在加上我那时候体格不好,平时还挨同龄孩子的欺负,我不想在哪儿呆,就跑了。”
秦禹能理解丧少那时的处境,心说这也是个苦出身的孩子:“跑出来后你咋生存啊。”
“小的时候,我和小威就跟着别人捡破烂,帮那些贫民窟的孤寡老人干点活儿,他们有吃的,就会给我们一口。”丧少笑着说道:“要没吃的,我俩就去饭店多的地方翻垃圾桶。后来长大了,就什么来钱干什么,能活着就行呗。”
武踏巔峰 十壹塊
“唉。”
秦禹叹息一声。
察猛看着丧少,轻声问道:“你咋认识枭哥的啊?”
鸾凤还巢,臣的至尊女皇
丧少一听这话来劲了,傲然说道:“我这几年在南沪枪贩子圈里是很有名的!之前南城那边有个替枭哥出货的,一直找我和小威合作,让我俩帮他跑地面,但这个人不讲究,坑了小威两次,欠了很多钱也没结……后来我抓住他,就……就把他干了,枭哥听说了,就……就也找人把我堵住了,那我时候还想跟他拼了呢,但枭哥听完事儿后,也挺讲究的,把钱给我和小威了,从哪儿开始,我们就跟他在一块了。”
TFboys之星光無限 大風起兮
“呵呵,你还要跟老枭拼一把啊?”秦禹笑着回道。
末日末世
“那有啥不能拼的。”丧少随口回道:“我和小威从出来混地面哪天开始就商量好了,要么出人头地,要么死!我俩都没家没业的,烂命一条,出生的事儿决定不了,但怎么活着能决定。”
重生之雍正王 四貝勒
秦禹扭头看了他一眼:“那你咋没拼死老叶呢?”
“枭哥不好拼呗,他还把钱给了,那还拼啥了?有病啊!”丧少挠着头,很真实的回道。
“哈哈!”秦禹一笑,点头冲他说道:“从今天开始呢,察猛就是你的教官加老师,你就跟他屁股后混了。”
“师……师长,跟我一块来了十几个兄弟,都被分到部队了。”丧少或许是有点怕察猛这个肌肉猛男,所以弱弱的提了一句:“要不,你让我去部队也行!”
“咋地,不愿意跟在我身边啊?”
“主要我臭毛病多,我怕惹你生气。”
“他妈的,毛病多就改!”秦禹虎着脸说道:“你人不行,在部队也干不好,就跟着察猛了。”
卿本狂妄之逃嫁太子妃
“哦!”丧少这时还真不想跟在秦禹身边,因为对他来说,自己无拘无束惯了,在大领导面前干活是非常不自在的。
三人边说边聊,很快就来到了秦禹家里,一块进了家门。
風飛雪落愛未央 巴克
“呦,今天回来这么早啊?”林念蕾从楼上走下来问道。
“嗯,开完会我就回来了。”秦禹笑着问道:“我儿子睡了。”
“刚睡着。”林念蕾点头。
“呵呵,我一会去看看!”秦禹脱掉鞋,转身指着丧少说道:“家里添个新人,他叫柯龙,晚上和猛子一块住!”
“哦,好!”
林念蕾对家里进进出出的人,从来不发表任何看法和建议,秦禹领回来了,她就会安顿好。
其实,如果要细品的话,你会发现每天跟在秦禹身边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全部没家没业。
猛子是这样,历战是这样,虽然齐麟有老娘和妹妹,但他家里人是跟着他走的,他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所以也是个在外没啥牵挂的主。
这也是为什么枭哥会把丧少派来的原因,因为他很合适。
……
九区奉北某军区医院内。
关琦躺在病床上,正发着高烧昏昏欲睡。
“咣当!!”
病房门被推开,四个男子走了进来,领头一人正式那个之前跟关琦有过谈话的运动装男子。
“帮他收拾一下东西,走了!”运动装男子站在门口吩咐了一句。
关琦有点懵:“怎么了?”
“南沪那边有点事儿没有结束,你还得回去一趟。”运动装男子面无表情的回道。
关琦怔了一下,惊醒式的从床上猛然坐起:“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是上面让我送你回去的!”男子淡淡的回道。
关琦瞪着眼珠子:“我他妈刚跑回来,你要送我回去?!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啪!”
一名壮汉走过来,掏出枪直接顶在了关琦的胸口:“别多说话了,行吗?”
关琦双眼通红的看着他,身体颤抖,双眼满是憎恨与绝望!
回去是什么意思?
谁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