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新白蛇問仙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擔憂相伴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新白蛇问仙
一场灾难,无论是谁,皆露出最真实的自己。
有的勇敢有的绝望也有的冷眼旁观。
勇者,有神仙妖也有平凡人,决定倾力的神仙妖在浩劫面前大彻大悟,选择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身躯证明自己的不甘,星神们崩解毕生修为弥补星斗,四条神龙以身躯庇佑四方海域。
广袤大地上,许多闭门不出的神仙毅然下山,以法术竭力救助凡人,这些明知必死的神仙在末日前忆起许多事,想起曾还是普通凡人时的点点滴滴,幡然醒悟发现自己一直都是个人。
亦有妖兽努力扑灭怎么也灭不掉的山火,希望山的树重新变绿,溪谷有水。
而凡人中的勇者们始终没有放弃希望,在浓烟中奔走,呼喊,忙碌,坚信天灾终会结束。
绝望者或哀坐等死或尽情释放内心黑暗一面。
幸好,勇者如光,照亮这世界。
道门仙山如今山门大开,尽可能多的接纳凡人上山避灾。
熟悉的纯阳宫众仙背上葫芦下山,仿佛一切回到当年的神华山,弟子们奔赴各地济苍生。
于蓉透过浓烟,恍惚看见当初小蛇妖背着书箱和兵器下山的背影,独自在荒野乱葬岗行走,安抚孤魂野鬼守一方平安,凭借与众不同的医术在伤兵营救治伤患。
小蛇妖的背影渐渐长大,却扛起了补天重担。
又忆起因为无奈的犯错而被自己镇压在峡谷深涧底,后又被镇压于大明宫真龙殿。
成长的路崎岖难行,却一步步走向最高。
纯阳宫诸峰弟子无数,唯有这个小弟子常年在外奔波。
醫律
时至今日。
出现在诸神群仙都不敢去的地方。
“为师相信,无论多苦多难你都会成功……”
白雨珺若失败,苍生浩劫,若成功,可拯救洪荒生灵万物,补天之功,立圣也不为过,当然,此圣才是真圣而非自封为圣,登临皇极凌霄殿名正言顺,前提是真能扛得起灭世浩劫。
扛不住的话,暮年大日的威能足以毁灭一切,一切归于虚无。
竹泉寺。
石墙旧屋小破庙,风吹竹海簌簌。
薄雾如烟,白鹭驻足,阳光透过碧绿竹叶照见青苔砌满阶,干旱未能影响竹泉山半分,泉水依旧甘甜。
歪斜欲倒勉强称之为宝殿的门前石阶上,老惠贤认真将做好的笋干收起来。
庙太破,没啥香火,老老少少总得自力更生。
远方火红的天色好像对惠贤这个老头没啥影响,没有恐惧,一切皆为空,挑水种菜悠然自得。
眼下的天气恰好能够做些干菜。
小石头还在睡觉,目前没有天黑睡觉一说,已经很久没见日落了。
将笋干收起认真放好,想了想,老惠贤翻旧木箱找到针线,拿起小石头还有蛇妖男孩以及长脸天王的粗布旧衣,走出老屋。
气喘吁吁坐殿外石阶上。
先把线头放嘴里打湿,满是厚茧的苍老手指熟练一捻。
举起线头和铁针,眯眼对着阳光穿针引线。
接着将粗布衣裳在腿上摆好,对照破损,用剪刀把破布剪成大小合适的布块,弯着老腰一针一线慢慢缝补,打完补丁后,低头用牙将线咬断。
君來執筆 小說
竹海,白鹭,阳光,破庙旧墙青苔石阶,屋里小光头大字型呼呼酣睡,老和尚弯腰缝缝补补。
泉山竹林似乎与外面不同,宁静,祥和。
补完衣裳,老惠贤慢慢起身回屋里。
柜子里漆黑,仅有柜门缝隙有一线光亮,柜门从外面拉开,老惠贤认真将叠好的衣裳放进来摆整齐,关上柜门,柜子里又恢复黑暗。
来到床前,擦去小石头嘴角口水,慢悠悠走出厢房。
从后门出了竹泉寺,沿竹林里的蜿蜒山路,老惠贤背着竹筐朝竹泉山山顶攀登。
边走边嘟囔。
“白施主,老和尚擎不起这天,只能略尽绵薄之力,善哉……”
竹林里,苍老背影蹒跚,气喘吁吁登山。
道门仙山。
峻峰奇石苍松,山坳积云,琼楼阁宇丹墙翠瓦。
山门牌坊下,甘武背负长剑下山,步伐坚定,一人一剑,剑意与浩然正气直冲云霄,洪荒大陆,感受到磅礴剑意的剑仙们难掩激动,最强剑仙终于要再一次出手了!
下坠的暗红大日,甘武背影远去。
……
昆仑墟。
无数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兽凶兽纷纷苏醒,绵延的山脉活了,巴蛇昂首若有所思,庞大海岛徐徐转身,山岩礁石脱落坠海,老龟呼吸悠长,火树上,毕方神鸟眼神明亮。
千奇百怪的各种神异生物从沉睡中醒来,外面以为灭绝的古老生物其实并未真的灭绝。
老龟努力仰头。
“又一量劫开始了么?唔……场面闹得有点大。”
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柠檬不萌
古老生物苏醒,昆仑墟内最心惊胆战的只有那些远古人,虽说天生就比外面的人族强大,但这点强大面对那些千奇百怪凶物时显得苍白无力,只能缩进洞穴祈祷怪物们早些睡去。
昆仑墟龙脉所在,峰顶,伟岸尊贵金色身影默默眺望苍穹。
苏醒的古老生物们似乎很畏惧金色身影,不敢靠的太近,仅有少数传说中的神兽会看一眼峰顶。
金色身影扭头对空荡荡的身侧微笑。
他看不见,但清楚知道她肯定和以前一样在自己身边,相携相依。
即使远隔无尽时空,她真的在旁边,站在一起。
金色身影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对她说话,虽然无法发出声音但能看得清他在说什么。
“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大日炎阳天火坠地,若有可能……”
“帝位又如何,只愿安好。”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里浓浓的担忧与紧张,无论曾经多少谋划奠定今日,真到了这一天,他更希望白雨珺好好活着,与白雨珺的平安相比,帝位已经不重要了。
身旁,雍容华贵女子同样紧张,事关量劫,许多事她也无法看清。
御王有道:邪王私宠下堂妃
金色身影还在说个没完。
“不够,远远不够……”
摇摇头看向身旁。
“你说过皆是命中注定,可……唉……”
补天,谈何容易。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水浩洋而不息,女娲断鳌足以立四极,炼五彩石以补苍天,短短几句话怎能将其中艰辛呈现,连龙族始祖们能做的也只有无比敬佩,后代小辈却要行补天壮举。
虽然每一步都在计划之内,筹划亿万万年是一回事,临到事前是另一回事。
谁能想得到,曾经统治诸天万界运筹帷幄的龙庭帝皇,竟难以保持镇定从容,乱了分寸。
他看不到,身旁雍容华贵女子装作坚强,努力仰头不让眼泪流下来,满眼只有火海里看了无数次永远看不够的单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