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匕見推薦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毫无任何的征兆。
突然之间,天穹之上的巨大飞空艇的广告显示屏、动乱的广场中,浓烟升起的购物广场,中层的巨型广告牌,乃至所有的电视机,所有的能够接受讯号的屏幕设备上,都出现了剧烈的闪烁。
无穷雪花之间,有漆黑的狼首图腾浮现。
俯瞰着动乱、劫掠、厮杀,战争,顶层,上层,中层,底层,乃至渺小如尘埃的一切。
冷漠狞笑。
“电视台!”
欢宴在震惊之后,反应过来的瞬间,忍不住尖锐咆哮:“我的电视台!!!!”
“好胆啊,小子。”
屏幕前的郭守缺在瞬间的错愕之后,忍不住放声大笑:“憋了这么久之后,终究是忍不住亲自上场了么?”
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苍老的厨魔饥渴的摩擦着手指,轻声呢喃:“早三十年,我一定忍不住亲自烹你——”
“喂?喂!槐诗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电话里的原照还没说完,就被平静的声音打断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槐诗想了一下,微微耸肩:“手把手教了这么久,虽然还是有点欠火候,但也差不多了。反正该知道的你都知道,要交给你的东西,也都给你了。
简单来说,你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大人啦,阿照。”
他说:“从此之后,你管着黑马工业,东夏和俄联那边的供应,你可以自己去解决了。”
“草,什么事情你又不带我!”
原照勃然大怒,“你究竟想干什么?”
“当然是干一些,一直都在干,一直都想干的事情啊。”
槐诗笑了起来,抬起眼睛,看向没入云端的高楼,愉快轻叹:“我想要毁了这一切……”
他说,“就从现在开始。”
那一瞬间,电话挂断了。
在渐渐升起的夕阳照耀下,远方的风卷着灰烬和尘埃的味道吹来。
而就在他的面前,辉煌庄严的高楼里,一盏盏灯光亮起,刚刚落下的闸门再度抬升,紧闭的大门向着孤独的来客缓缓敞开。
宛如欢迎最尊贵的来宾和客人那样。
——圣都电视台!
“圣座!”
在进入大门之后,一个个等待在大门前的身影都迫不及待的半跪在地上,恭谨的迎接着这个独身一人前来拜访的客人。
就仿佛他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一样。
如是,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圣都娱乐。
红色的地毯盖住了刚刚不久之前才流下的鲜血,而忠诚的信徒们已经全部代替了沿路所见的所有位置。
一直到,走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新闻演播室里。
就在脸色惨白的导演周围,至终教团的信徒们已经等候许久。
“辛苦各位了。”
槐诗微笑着颔首:“今日之功,仰赖各位这些年的牺牲和付出。”
于是,那些期盼的面孔之上浮现了狂热的笑容。
“圣哉!!!”
而槐诗,已经穿过了演播室,坐在了摄像机前面。
新奇的端详着周围的一切。
抚摸桌面。
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
“那么,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他抬头,凝视着摄像机的镜头,就像是能够看到敌人们的面孔那样,轻声说:“向这个世界,昭告我们的到来。”
在那一瞬间,无数舞动雪花的屏幕上,狼首的图腾悄然消散。
就在混乱的斗争里,在阴暗的底层,在一个个陷入寂静的办公室中,在统治者们的怒视里,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并不严肃,也并不冷酷。
带着和煦的微笑。
如此亲切,又是如此的遥远。
仿佛在云端嘲弄的俯瞰着这一切那样,轻蔑的凝视着这一座在渐渐升起的夜幕中辉煌闪耀的城市,还有无数未曾结束的暴乱,你死我活的厮杀,激烈的交火,和或是冷漠、或是震惊的神情。
“晚上好,亲爱的朋友们。”
那低沉又柔和的声音透过破烂的喇叭、巨大的音响,亦或者是耳机和其他的媒介,回荡在城市的街道、小巷,和每一个客厅、房间之中。
在无数的屏幕上,那一张俊秀的面孔微笑着,凝视着每一个听众:“我想要,问你们几个问题——”
就在华丽的演播间内,槐诗依靠在真皮座椅上,环顾着那些常人倾尽一生都无从触及的珍贵装饰,疑惑的问:
“有人像我一样,艰难耕种一年,却终日饥苦么?”
平静的话语,夹杂在车间里无数机器的轰鸣中,在熔炉和流水线的旁边回荡,向每一个抬起面孔的工人发问:
“有人如我这样,奋不顾身的工作和生产,却难以生存么?”
就在办公楼的无数格子间里,一张张煎熬至苍白的面孔前面,那个年轻人看着他们,怜悯的发问:
“有人同我一般,倾尽了所有的心血和泪水,用尽了所有的努力,却只能日复一日的沦落进人所创造的地狱中么?”
就在底层,闪烁的霓虹之下,原本充斥着妖艳舞姬和无数广告的巨大屏幕上,那个男人摊开双手,不解的低语:
“除了撕咬同类,吞噬血肉之外,将其他人践踏在脚下之外,还有其他能够沐浴在阳光下的生活么?”
在浓烟涌动,火焰扩散的街道上,无数冷漠警卫穿行而过的墙壁上,那一张渐渐冷漠的面孔凑近了,一字一顿的质问:
“除了成为巨阀们的玩物和工具、牺牲尊严和付出血泪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加正当,更加值得骄傲的生存方法么?”
“难道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因此而疑惑么?”
槐诗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
“——难道没有人觉得,一切不应当如此么?”
他的左眼
无人回应。
就连轰鸣的枪声仿佛都戛然而止。
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那些茫然的观众们看着屏幕里的身影,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还有更多的行人,停下了脚步。
刚刚拿起来的遥控器,停在了空中。
“是的,你们不会觉得哪里有问题。”
槐诗怜悯的说:“从来没有人告诉你,可以不必这样卑微的活着——”
“太久了,朋友们。太久的苦难和倾轧,太久的黑暗和绝望。”
在庞大的飞空艇之上,高悬的屏幕上,那个男人抬起了头,向着闪耀的一切倾诉:
“这个世界,那些高高在上的巨阀,那些庸庸碌碌的废物们,还有那些脑满肠肥的走狗,已经盘剥了我们太久。
血和眼泪都已经流得太久。
屈辱和忍受没有得到应有的救赎,牺牲和付出,也只会在失去价值之后迎来冰冷的结果。
从未曾有人对他们说过——这一切应该结束了!”
“所以,我才来到了这里!”
在屏幕上,那一张肃冷的面孔冷声宣判:“这个地狱,那些旧的所有,包括你们这些自诩为统治者的垃圾们在内,都应该落入你们所创造的熔炉里。
——汝等终将在地狱中焚烧殆尽!”
“快点啊!一群废物!”
欢宴怒吼着,向着紧急回撤的私兵们咆哮:“关掉讯号,断电啊,断电你们不会吗!”
在屏幕的另一头,呆滞的私兵们看着早已经被炸毁的电闸。
广播依旧。
有肆意的笑声响起,越发的高亢。
就在屏幕之上,那个男人起身,向着圣都,向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展开双臂。宛如拥抱万物那样,大笑着,告诉所有人。
“今日,我将在此举起终结之旗,竖起毁灭之碑,奠定消亡之础!”
“不甘于绝望的人,憎恨这一切的人,一无所有的人,想要拥有未来的人,想要告别过去的人,想要活在现在的人——
还有,和我一样的人!”
他向着每一个人,每一张呆滞的面孔微笑,告诉他们:“到我这里来,站在我的左右和身旁,同我一起,去重新修正这一切!”
“终有一日,我们将会将这个地狱,彻底毁灭!”
那低沉的话语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就像是钉子一样,钉进了颅骨和意识,一颗颗的楔入了灵魂中去,带来了恐惧,颤栗,惊恐,乃至……难以言已的渴望和兴奋!
就在开始浮现出一道道波纹和噪点的断续影像里,那个男人后退了一步,让自己的全身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叫做槐诗。”
宣告者最后低语,告诉他们:“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调律师】!”
“从今天开始起,感受惊喜吧,各位。”
他怜悯的挥手,告诉所有的敌人:
“——审判的日子,终将到来!”
啪!
就在无数强干扰源的影响和火箭弹的袭击之下,广播塔轰然断裂,飞向外界的讯号终于停止。
此刻,无数飞行器盘绕在了上空,耀眼的探照灯照耀着颤栗的大楼。
在楼下,不知道多少装甲车已经就位,封锁内外!
“杀了他!”
指挥室里,在新仇旧恨之下,欢宴已经烧红了眼睛:“愣着干什么,杀了他!不,把他抓回来,不惜一切代价,我要将他一点点的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在屏幕的另一侧,现场的指挥官微微一愣,旋即颔首,正准备回答什么,可却忽然跌倒在地上,无法站稳。
大地陡然震荡。
万物如抖动毛毡之上的草木一般,颤栗不安。
狂风席卷,吹响四面八方。
恐怖的光焰从城市的中央撑起,暴虐的焚风扩散之中,触目惊心的灼红将天空彻底烧成了赤红。
不知道多少人被恐怖的风暴卷起,飞上天空。
就连电视塔周围的,不知道多少飞行器在飓风的拉扯之下几乎失速,艰难的盘旋着,狼狈向上拔升。
有一架失控的飞行器哀鸣着,冒出浓烟,向着大地坠落。
再度点燃了一束火光。
坍塌的声音,如同密集的雷鸣那样,从远方传来。
戍卫所内的指挥室里,已经陷入了一片沉默。
死寂。
只有刚刚清醒过来的奢靡瞪大眼睛,看着另一个屏幕里传来的影像,哽咽着,泪流满面。
“永恒电力……我的……永恒电力……”
再没有永恒电力了。
庞大的厂房和建筑,高耸如云的巨塔,乃至数不清的附属设施,尽数蒸发。
供应者中层和底层绝大多数民用电力的发电站,连同着不知道多少企业私军,征伐天使,一同彻底消失了惊天动地的爆炸之中。
留下来的,只有一个不逊色于一个月之前现场的恐怖凹陷,和无数坍塌的建筑和楼宇。
乃至,扩散的火焰。
这才是向这个世界昭告一切的烈火。
就在圣都电视台数百米之外,密道的出口处,槐诗回头,眺望着燃烧的一切,任由飓风将长发吹起。
许久,抬起手,盖上了帽子,转身离去。
在他身后,一切霓虹、路灯,楼宇中残存的电灯,乃至一切光芒,迅速的消散。
黑暗。
黑暗在吞没一切。
如同巨兽那样,无形的怪物从城市的地步升起,慢条斯理、从容不迫的,将一片片城区覆盖,饥渴的吞入腹中。
到最后,除了顶部依旧辉煌的光芒之外,一切都沉入了寂静的深渊之中。
大停电,开始了!
整个世界,从来没有这么寂静过。
所有人仿佛都被抛入了荒野中,感受到了骨髓中渗出的孤独和不安,可很快,便有隐隐绰绰的喧嚣从寂静里响起,扩散,回荡在寂静的街道上。
星星点点的光芒重现。
那是黑暗的最深处,一束束变乱的火光被举起了。
照亮了,那些或是狰狞、或是狂热的神情。
真正的狂欢,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