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大唐孽子 txt-第1593章 老大和老二的碰撞(萬字,求訂閱)熱推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西域对于大唐来说,是一片比较特殊的存在。
虽然大唐已经在这里有非常深的影响力,但是整体来说,这里还是属于一帮番邦属国的人在这里统治。
虽然这里的地理环境比较恶劣,很多唐人都不愿意在这里生活。
其实情况不完全是这样子。
在天山北麓的伊犁盆地四周,气候环境其实是非常不错的。
这里水草充沛,完全是非常适合人类居住的。
所以西域这里,其实没有一般人想象的那么贫瘠。
当年西突厥能够苟延残喘那么多年,依靠的就是西域给他们不断的输血。
甚至到了现在,西突厥在西域还是有一些地盘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西突厥,跟二十年前的西突厥,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
他们老老实实的臣服于大唐,不敢有什么其他心思。
但是他们是没有其他心思了,不意味着西域就太平了。
吐蕃国在吐谷浑故地和剑南道都受到了大唐的打击,聪明的禄东赞和松赞干布知道现在还没有办法直接跟大唐掰手腕,所以选择了将发展重点放在西边和南边。
一方面,他们不断的侵蚀天竺北部各个王国的势力,另外一方面,他们在西域不断的扩张。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努力,吐蕃国的实力不仅没有下降,反倒是强大了不少。
不客气的说,如今吐蕃国在西域的影响力,已经不比大唐要差多少。
双方之间的冲突,其实也是不少的。
李宽刚刚成为太子的时候,就已经在考虑要收拾收拾吐蕃国这帮人了。
不过还没有等李宽有什么行动,西域这里的局势又发生了一些改变。
对西域这条丝绸之路上积累了许多财富的区域的觊觎,令大食帝国加快了向东方进军的步伐。
原本的历史上,大食帝国跟大唐在西域的冲突,应该还要再过个十年八年。
但是现在却是已经提前了。
这些冲突的消息,自然也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长安城。
为此,李宽难得的专门召集了一大帮文臣武将商讨对策。
“太子殿下,这西域有那么多的国家,每年都有一些战争发生。
这一次好像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吧?”
户部尚书唐俭是最不喜欢战争的。
要是有大唐皇家科技奖和平奖的话,颁发给他绝对没有问题。
因为战争就意味着户部需要花钱。
哗啦哗啦的银子从国库里面往外流,唐俭心痛啊。
“唐尚书,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对方是大食帝国。
这可是在极西之地新崛起的一股势力,统治的国土面积不比我们大唐少。
并且他们的将士也算是百战百胜,鲜有败绩。
如果我们把他们当成是一般的番邦属国的话,那是会吃大亏的。”
薛仁贵作为身手李宽信任的将领,如今伴随着李宽地位的提高,他在军中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要不然他也不敢直接站出来反驳唐俭。
要知道,唐俭在李渊时期就已经是大唐国公了。
虽然在后世的知名度不是很高,但是他在大唐朝中的影响力,其实一点也不小。
“仁贵说的没有错,这一次的冲突跟以往的都不一样。
太子殿下以前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对我们大唐威胁最大的就是两个国家。
一个是吐蕃国,另外一个就是大食帝国。
吐蕃国就在我们西南边上,他们的危害大家是能够比较直观的感受到的。
这些年吐蕃国也没有少在西域跟我们发生冲突。
但是跟吐蕃国相比,大食帝国的实力其实还要更强大一些。
从地球仪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的国土面积其实非常广阔。
最关键的是他们实行的体制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他们有着很特殊的东西去约束自己的将士和百姓。
这些东西我们虽然不认同,但是却是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队伍。
如果你们好好的研究一下大食帝国的发展史,你们就会发现他们起家的时间跟我们大唐是比较接近的。
他们的发展速度跟我们大唐也是比较接近的。
不客气的说,我们两个国家都是新兴崛起的强大国家。
渴望你的紅
这样的两个国家之间的冲突,注定是跟其他冲突不一样的。”
苏定方在旁边也站出来声援薛仁贵。
很多人这个时候也才意识到,李宽在军中的影响力已经如此深入。
不说薛仁贵和苏定方,也不说程咬金和尉迟恭。
甚至把秦琼和牛进达他们也排除在外,李宽单单依靠自己在大唐皇家军事学院中的影响力,就可以对大唐军队施加非常大的影响力。
现在作为监国太子,更是名正言顺的掌握着大唐的兵权。
不客气的说,李宽现在已经初步完成了对大唐权利的掌控。
当然了,这里面肯定也有李世民充分放权的原因在里头。
要不然李宽再厉害也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超越李世民的。
“我也同意仁贵的说法!这一次的冲突,我们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如今长安城到凉州的路已经非常好走,从凉州到肃州那边也已经通了水泥路了。
大军只要克服从肃州到西域这段路途,就可以直接出现在大食帝国的军队面前。
他们的人既然已经在西域跟我们的驻军有了冲突,那么就意味着在更西的地方,已经都被大食帝国的人给占领了。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丝绸之路,其实有很大一段都落到了大食人的掌控之中。
虽然商队现在还能行动,但是中间的很多利益,其实已经被大食人拿走了。
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李绩作为兵部尚书,自然也是要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的。
“大唐已经好几年没有发生大的战争了,所以才有了这几年经济的高速发展。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推断,如果要在西域成功的打败大食帝国的军队,甚至进一步的反攻大食帝国。
估计至少需要五万以上,甚至是十万以上的大军出动。
这么多的军队出动,跨越那么长的路途,需要耗费的物资和钱财是非常多的。
虽然户部现在也不差钱了,但是到底要怎么对付大食帝国的人,大家是不是考虑一下可不可以和平共处,我觉得都是需要好好考虑的。”
萧瑀作为文官的领袖人物,自然不会任由一帮武将在那里嚣张了。
反正文官和武将的矛盾,那是不管是在哪个朝代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萧公说的没有错,正因为大食帝国很强大,大食帝国对我们大唐来说,危险性比较高。
所以这一次的西域冲突,到底要怎么应对,我觉得是需要好好的商量的,不一定今天就要做什么决定。”
岑文本如今也算是文官中的顶梁柱了。
这个时候,他自然也不可能一言不发的。
“还等什么等,要我说,干脆就我老程带着五万骑兵,直接杀到西域,把那帮杀个片甲不留,让他们知道我们大唐不是那么好惹的。”
程咬金在一旁也忍不出了。
反正作为李宽的老丈人,他也不用担心说错话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他程咬金的人设就是大大咧咧的。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哪怕朝廷真的只是安排五万大军出征,需要准备的东西也是挺多的。
此去西域,不远千里,除了前半段路比较好走,后面路途其实并不好走。
我们既然要出手对付大食人,自然不能打没有把握的仗。
要打就要一次性的把他们打疼,把他们彻底的赶出西域,甚至直接杀向大食帝国的本土。”
兵部尚书李绩显然不是那种冲动的人。
作为李靖之后大唐军中的权威人物,他在各方面的表现都是非常厉害的。
历史上,李世民驾崩之后,李绩基本上就是军中的一把手,辅助李治取得了不小的功绩。
虽然史书上大家对于李世民的功劳了解的很多,但是其实李治在位的时候,大唐也是做了不少的事情的。
只不过因为武媚娘太过耀眼,大家都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这个女皇帝。
“依我看,之前西域那帮番邦属国的人员,也没有几只好鸟。
这一次倒不如让大食帝国的人先好好的收拾一下他们,然后我们再接着这个机会把西域平定,把那些国家全部都灭掉了。
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直接在西域设置一个新的道进行管理。
或者是结合太子殿下之前提出来的废道改省的计划,直接在西域设立一到两个省来进行管理。”
尉迟恭的观点跟其他人都有所不一样。
不过不得不说,他的这个想法还真是挺符合李宽的意思。
“大家都知道西域距离长安城比较远,我们现在收到的消息,其实已经差不多是一个多月以前的内容了。
等到大军真正的出现杂西域,至少又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大食帝国应该已经把西域那帮人收拾的差不多了。
西域那个地方,一旦进入到冬天,其实也是不适合行军打仗的。
大食人对此应该也是有所了解。
这个时候,他们一定会趁着现在的气候还比较合适,直接加大扫荡西域各国的力度。
所以尉迟将军说的方案,其实跟刚刚讨论的内容并不冲突。”
薛仁贵显然也是支持立马出兵的。
大唐好不容易又有了作战机会,要是错过了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他在辽东道生产建设兵团待了好几年,如今被安排到军中的重要岗位,有些人其实是不服他的。
薛仁贵也迫切的需要一场功劳来让大家承认他在军中的地位。
“我觉得出兵西域,对付大食帝国,它不应该只是一个单纯的军事行为。
如果朝廷各部能够同时行动起来,将这个行为跟大唐的开疆拓土联系在一起,那么很多事情其实就有眉目了。
就比如水泥道路的修建,如今已经修建到了肃州了。
但是肃州到西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这段路的水泥道路,是不是也可以开始考虑修建起来了。
然后长安城到凉州的铁路已经在开始修建了,是不是可以加快速度,并且把凉州到肃州那一段也考虑进去?
这么一来,肃州到长安城之间的路途,基本上就可以忽略不计,肃州就成为我们大唐直接进军西域的桥头堡。
这对于肃州的发展,对于吸引周边的游牧部落来说,其实也是很有好处的。
除此之外,西域那边小国无数,我们要是直接灭了他们,可能也会导致很多的非议。
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利用商业上的力量,把这些小国的经济形势彻底的搞混乱。
让他们自己内部的民众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
然后我们再慢慢的吞并,把吞并的时间放缓个几年时间,是不是会更稳妥一些?
除此之外,凉州那里应该有不少捕奴队在活动,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让他们去西域努力一下?
再者,吐蕃国在西域也有不小的影响力,我们跟大食帝国作战的时候,会不会让吐蕃国捡了便宜?
这个事情显然也是需要一并考虑的。
如此种种,我认为这一次的行动,可以让兵部、户部、礼部、工部等各个部门都一起动起来。
一次性的解决西域问题,让我们大唐的触角彻底的深入到中亚地区,对吐蕃国和大食帝国形成全面的战略优势。”
已经上了年纪的李靖,一般都是很少再上朝了。
不过今天这么重要的会议,他肯定是要给李宽面子的。
所以他也是亲自参加了。
如今听了大家的意见,他肯定也不能一直都当鸵鸟。
不得不说,他的发言一出来,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药师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现在就出兵把大食帝国的触角给斩断。
之后再慢慢的经营西域这一块的国土吧?”
程咬金可不想把这场冲突拖的太久,到时候大家都没有了脾气。
“西域肯定是要慢慢的经营才能完全达到效果的。
最好就是跟当年对付东突厥故地一样,把本地的那些胡人给迁移到其他的地方。
然后尽可能的鼓励唐人去到这些地方发展,让普通唐人百姓去到这些地方之后,能够实现人生的飞跃,成为一个小地主。
这样才能最终让西域成为大唐的稳固土地,不至于过个十几年、几十年之后,又出现不断反复的场景。
但是要完成这个事情,显然不是快刀暂乱麻这种方式就能完成的。”
李靖倒也不是在针对程咬金。
不过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大家的观点不一致,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太子殿下,不知道您的意见如何呢?”
萧瑀看到现场大家都在不断的发表意见,短时间内似乎难以统一的样子。
所以干脆就把能够拍板做决定的李宽给拉下水。
“大食人敢在西域主动的撩拨我们,那我们肯定是要狠狠的回击过去,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就像是刚刚大家讨论的那样,大食帝国其实是一个不一般的国家,我们不能轻视他们。
虽然大唐将士作战非常的勇猛,如今已经是打遍天下没有敌手。
但是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天下的范围,如今是越来越大了。
我们不能因为骄傲自大而在大食人手中吃了亏。
这个大食帝国,自从成立到今,一直都是出于不断的扩张之中。
可以说他们是每时每刻都在跟不同的国家和部落在作战,每时每刻都在扩张。
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让大食帝国的将士战斗起来也是非常勇猛,跟我们大唐比起来,也不见得会差多远。
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有事前准备。
当然,我们肯定不用怕他们。
他们敢在西域主动的进攻我们,那我们肯定是要狠狠的打回去。
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一个独到的优势,可以安排大唐水师从齐王港出发,直接攻打大食帝国沿海的城池,水陆一起行动。
让大食帝国知道我们大唐不是他们可以惹得起的。”
李宽倒也没有叫嚣着现在就要灭掉大食帝国。
这么一个正在处于上升期,并且距离大唐非常遥远的国家,你想要那么轻易的彻底灭掉他们,显然也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再说了,如果把他们灭掉了,大唐也不大可能实现这块区域的统治。
反倒是不如通过各种方法打压大食帝国,让大食帝国乖乖的跟大唐相处。
一方面,大唐可以从他们身上获得更多的利润,也可以通过他们的手脚来搜刮大食帝国四周的国家。
另外一方面,大食帝国这样的国家,一旦对外扩张碰到麻烦之后,内部积累的矛盾肯定也会很大。
大唐可以好好的利用这种矛盾,让大食帝国自己内部先乱起来。
到时候借着这种内乱,大唐又可以好好的挣一笔。
“太子殿下说的没错,我们完全可以水陆并进的去攻打大食帝国,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
最好就是让他们今后再也不敢跟我们大唐过不去,能够签订一些约束他们的条约。
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可以把商业影响力扩大到非洲和欧洲那边。”
薛仁贵对李宽是非常了解的。
这个时候,他自然知道应该要怎么行动。
大唐的海外发展,很多时候都是在为商业发展做服务的。
而商业发展跟大唐的经济发展,显然是息息相关的。
“我赞成仁贵的说法,这个大食帝国我们肯定是要想办法压制的,但是方式方法上面可以灵活考虑。
如今正是我们大唐经济发展的关键时刻,我们可以不用想着一次性就把大食帝国给灭了。
这个可能不大现实,毕竟人家也是有精锐骑兵数十万的地区强国。
并且那个地方的人,信奉的东西很特别,如果我们把这块地盘打下来,治理起来也是毕竟麻烦的。
如果能够通过这一场水陆并进的战斗让大食帝国对我们妥协,让我们的商队自由的进入到非洲和欧洲,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苏定方立马也对薛仁贵的说法表达了附和。
“唐尚书,太子殿下之前的经验已经证明了一点,战争不一定就是花钱的,它也可能是一门挣钱的生意。
西域那些国家依靠丝绸之路,其实是积累了不少的财富的。
借着这一次的战争,我们带着长安城的商家一起进入到西域,最终大唐可以获得的利益,很可能是比军费开支要大的。
并且军费支出,其实也不能单纯的看成是一种耗费或者资金浪费。
不管是刀剑的打造,还是各种后勤物资的准备,其实都是可以有力的拉动我们大唐经济的发展的。
特别是我们大唐已经有几年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对外作战了,我们有必要通过一场战争来验证大唐皇家军事学院里头教授的各种新战法。
大食帝国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也是一个最好的验证对象。”
薛仁贵知道今天要顺利的让大家同意出兵西域的话,唐俭还是一个比较关键的人物。
李宽现在也不喜欢搞一言堂,能够大家讨论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他还是比较民主的。
这一点,薛仁贵也是比较了解的。
“仁贵说的没有错,这些年大唐各地的折冲府校尉基本上都接受了大唐皇家军事学院的培训。
或者是由军事学院里头的学员来担任。
不管是将作监还是后勤科,都开发了一些新式的武器,或者是对现在的武器进行了一些完善。
我们现在也迫切的需要一场战场来验证这些武器的适应性如何。
同时也通过战争来消耗一批武器,以便作坊能够不断的维持正常的生产。”
这个时候,秦琼也站出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眼看着大家都倾向于支持出兵,唐俭的态度也开始松动。
只见他思考了一会之后,说道:“要朝廷出兵西域教训大食帝国,我肯定也是支持的。
但是户部的所有资金都是有去处的,除非兵部能够承诺出兵之后,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军费开支。
那么我们户部可以跟大唐皇家钱庄沟通,从他们那里借贷一批钱财出来先垫付军费。”
作为户部尚书,唐俭对于预算外的开支都是很讨厌的。
把大唐的钱袋子看稳了,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哪怕是李宽也不好在这上面说什么。
“百分百承诺可能是很难的,但是肯定是有办法弥补一部分。
并且大唐水师在海上进攻大食帝国之后,有望进一步的开拓西洋的海贸市场。
到时候市舶税的收入肯定会有大幅度的提高。
如果把这部分的影响也考虑进去的话,户部的开支应该是可以做到平衡的。”
李绩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
大唐现在的海外贸易,除了倭国和朝鲜半岛上的国家,主要就是南洋和西洋。
其中以西洋的发展潜力最为重大。
如果真的可以自由穿梭西洋做生意,那么大唐的海贸规模可以直接翻一番。
这个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唐俭对此自然也有所了解。
“可以,那户部同意对大食帝国用兵。
但是一旦局面进入到不利的情况,那么朝廷有必要重新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唐俭可不想大唐被一场战争给拖入泥潭。
当年汉武帝跟匈奴作战,生生的把积累了数十年的富强国家,给打的贫穷了下来。
这肯定不是唐俭希望看到的。
“既然大家都讨论的差不多了,那么兵部尽快的着手制作一个作战方案出来。
到时候由苏定方和薛仁贵作为陇右道行军大总管、副总管,带领五万骑兵出击西域。
各部务必做好全力配合,确保大军在十天之内开拔。”
李宽没有再啰嗦太多,直接定下了一个方向。
至于出兵的细节,自然是要在接下来的几天进行详细的讨论。
“多谢太子殿下,末将一定不负重托!”
苏定方脸色大喜。
这么一个重要的机会,就落到了他的头上,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
他还以为李宽会安排程咬金或者尉迟恭等人带兵呢。
没想到却是把机会给到了自己跟薛仁贵。
程咬金虽然很想跳出来闹一闹,争取自己带兵的机会。
不过想到李宽是自己女婿,这是他担任太子以来的第一场战场,自己还是配合一点的好。
毕竟苏定方和薛仁贵的资历虽然不如他,但是他们的水平程咬金还是比较了解的。
……
“哈哈!痛快,太痛快了!”
龟兹国国都阳城之中,奥德赛浑身是血,很是激动。
作为大食帝国名将阿里的重要助手,攻打阳城是奥德赛亲自率军完成的。
这一次,阿里亲自带着十万大军,一路上从波斯北部出发,直接进入到西域,已经灭了好几个国家了。
虽然这里远离大食帝国本土,但是靠着以战养战,大食帝国的军队却是越战越勇,根本就没有那种远途作战的疲惫。
其中跟每次作战都能获得胜利有着重大的关系。
当然了,也跟这一路上的战利品很丰厚有关系。
“奥德赛,这龟兹国可是西域最为强大的国家之一,如今已经被我们灭掉了。
接下来很快我们就会进入到他们口中的高昌国境内,那里已经是大唐正式统治的区域了。”
阿里骑着一匹大白马,手握一把弯刀,看着这座刚刚被征服的城池,心情很是不错。
作为大食帝国的名将,阿里在国内的威望是非常高的。
他跟哈里发的关系也非常好,所以有机会继续率领大军在外面作战。
要知道,以大食帝国如今的实力,率军作战已经不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反倒是一个扩大自己影响力和增加财富的机会。
当然了,这只是大食人自己认为的。
到底是不是这样,后面自然会有人告诉他们答案。
“将军,阳城里头有不少铁锭,我们作战损耗的箭矢可以得到充分的补充。
那些断了的弯刀也能重新补充,对于我们下一步的作战来说,实在是太有好处了。”
奥德赛刚刚已经陆陆续续的听到手下汇报的一些消息。
龟兹国作为丝绸之路上面重要的一座城池,多内来积累了不少的财富。
最关键的是龟兹国能够屹立西域,是因为他们掌握着相对比较先进的炼铁技术。
龟兹国境内有铁矿,有煤矿,有金矿和铜矿,所以国力算是比较强大。
之前,许多西域的国家,他们的铁器都是依赖于龟兹国。
特别是之前中原王朝对于铁器的管制比较严格,龟兹国更是凭借着售卖铁器获得了不少的利润。
“话说的是不错,不过从各方面打听到的消息来看,我们马上就要跟大唐帝国的军队直接交锋了。
虽然我认为大食帝国的军队是无敌的,但是我们也不能轻视对手。
当初水师那帮人就是因为轻视对手在西洋吃了唐人的大亏。”
阿里作为大食帝国顶级将领,消息渠道自然是很丰富的。
虽然大食水师不愿意让自己在齐王港失败的消息传开来,但是一下子损失了那么多的船只,想要完全瞒住是不可能的。
“将军,之前那些人也说龟兹国是西域最强大的存在,搞的我还亲自在那里率领将士攻城。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龟兹国的人马虽然给我们造成了几千人的损伤,但是跟这个收益比起来。
完全是微不足道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
奥德赛跟着阿里南征北战,早就见惯了生死。
所以自己的队伍虽然损失了几千人,但是他并没有太当回事。
毕竟龟兹国可是号称有将近十万大军的,虽然这个数字有水分,但是五六万将士是怎么都有的。
要不然早就被其他国家给灭掉了。
死了几千人就能灭掉这么一个国家,奥德赛认为完全是值得的。
“那倒也是,相比之前路上碰到的各个王国,龟兹国的军队确实算是比较强了,但是也就是那样子。
南官夭夭 小說
跟我们的将士完全没有办法比较。
大唐的军队哪怕是比龟兹国要强大一些,估计也强大不到哪里去。
要不然他们早就把西域给统一了。”
阿里获得的胜利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听了奥德赛的话之后,他虽然觉得不一定准确,但是也没有太多的担忧。
大不了战事不顺利的话,就先不那么激进的一路打到那个长安城了。
“将军说的没有错,大唐的军队哪怕是比龟兹国的要强大一些,也不可能强大到哪里去的。
穆阿维叶将军带领的水师会败在大唐水师手中,纯属是他们轻敌的原因。
但是在陆地上,我们是不可能害怕唐军的。
这一路而来,越是往东的国家,越是富裕。
这个龟兹国的收获,估计就够我们这一次出征的所有花销了。
到时候要是能够继续攻下几个城池,我们不仅为帝国开疆拓土,也会将士们挣了不少钱财呢。”
奥德赛的心情很是不错。
这种有军功拿,还有钱财得的日子,实在是太舒服了。
虽然阿里的治下,军规很是森严,但是攻下一个新的城池的时候,总是会有几天的放松时间。
这些时间,就是将士们最喜欢的时候。
“我们在龟兹国花三天时间休整一下,然后继续往东而去。
趁着大唐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多占几座城池。”
伴随着阿里的这个决定,大食帝国的军队加快了朝东进发的速度。
这个时代最强的两个帝国,即将迎来铁与血的正面碰撞。
……
“达飞,这段时间你把捕奴队的人员收拢一下,都先不要出去活动了,留在凉州城内待命。”
西域出现的情况,凉州这边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
作为最终投奔西北贸易的人员,阿斯卡如今在凉州城内的地位可是一点也不低。
李宽对他也算是颇为信任。
这些胡人,如今已经完全把自己当唐人看待了。
不管是在言行举止还是衣食住行方面,都完全跟唐人没有区别。
他们的新生儿更是完全跟唐人小孩接受一模一样的教育。
除了外观上还有一些区别,其他方面已经没有不同了。
“阿耶,是不是朝廷要对西域用兵了?
长安城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了吗?”
达飞也不傻,从自己阿耶简单的话语里面,他立马就意识到了什么。
“是的!如今是太子殿下监国,大食帝国的军队在这个时候入侵西域,好些番邦属国都已经安排使臣向大唐求救了。
这个时候,太子殿下肯定是不可能不管的。
那个大食帝国据说也是一个颇为强大的国家,这一场战斗,应该规模会比较大。
甚至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可以结束的。
你之前虽然也为大唐立下了不少的功劳,但是基本上都是上不得台面的。
这一次如果能够跟着大军进入西域,参与到对抗大食帝国的作战之中,立下一些军功的话。
那么你的前途就完全不同了。
太子殿下对我们家族还是比较看重的,只要你能表现出足够的忠诚,立下足够的功劳。
那么跟契苾何力和执失思力他们那样成为大唐的高级将领,也不是不可能。
大唐的胡人将领,主要都是突厥人,太子殿下肯定也是希望这种情况能够有所改变。
所以这一次大食帝国入侵,对你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对于自己的儿子,阿斯卡自然要好好的把利弊关系给说清楚。
要不然错过了这个机会,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立功劳了。
大唐是非常重视军功的。
如果不能通过军功来升级,那么达飞作为一个胡人,想要再进一步,那就非常困难了。
“阿耶,我明白!这一次我一定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跟大食人斗一斗,甚至我可以向太子殿下请求作为大军的先锋官。”
达飞自然也知道这个机会的不容易。
凉州是西北重镇,大军要去西域的话,肯定是要路过凉州的。
达飞手下也有一些人对于西域的情况比较了解,这也算是他的一个优势。
好好的把这个优势利用起来,哪怕是让自己的手下战损一半,也是值得的。
“眼下你手中的捕奴队,虽然只有两千人的编制,但是如果临时召集人手的话,凑个三四千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这些不需要朝廷额外的负担物资的队伍,不管是谁带领大军出征,应该都是很欢迎的。
你也要把这个机会跟兄弟们说清楚,让大家知道这是加入大唐户籍最好的机会。
也是在为子孙后代谋前途的最好机会。”
不管是什么队伍,动员工作都是非常重要的。
要不然大家没有斗志,是不可能取得胜仗的。
阿斯卡虽然不是带兵作战的将领,但是这些基本的道理,他显然也是懂的。
“阿耶您放心!
这些兄弟们跟着我在草原上做了那么多年的捕奴工作。
对于他们来说,继续留在草原上生活已经不现实了。
只有紧紧的抱住太子殿下的大腿,成为一个真正的唐人,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
如果能够通过立下军功,谋个一官半职,那么他们的人生就算是彻底的得到改变了。”
达飞很有信心的说道。
这些年,他也是一直都在思考自己的捕奴队的出路。
大唐虽然对劳动力的需求一直都是非常旺盛的。
但是并不意味着捕奴的生意可以一直做下去。
从凉州四周的情况就能看到局面的不断变化。
许多以前都是各个部落的牧场,如今已经慢慢的成为了唐人的城镇。
那些牧民也慢慢的改变了自己追逐水草而居的生活。
这种改变,今后会越来越大。
而这也意味着捕奴队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如果找不到转型的机会,那么他们的结局其实不会太完美。
习惯了那种生活的人,要想让他们当一名普通的牧民,估计是非常困难的。
就像是一些战场厮杀了很多年的人,你让他们回去当农夫,很多人都会不习惯的。
“你有信心就好!我估计长安城那边很快就会有动静了。
到时候留给我们的准备时间会非常有限的。”
阿斯卡知道大唐现在的后勤补给已经做得很优秀。
作战的准备时间,可以大大的压缩。
现在长安城到凉州的交通又很方便了。
大军随时都可能出现在凉州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