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墨唐》-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遲來的正義分享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自从《木兰曲》在爆火之后,公孙月一跃成为长安城最顶尖的明星,所到之处万人景从,不过公孙月自从培养不少教司坊的艺伎传唱花木兰之后,就再次退隐,如今突然传来消息,公孙月即将推出新剧《窦娥冤》,顿时整个长安城为之沸腾。
“自从《木兰曲》之后,在下哪怕进入长安城最火的怡红楼听曲也淡然无味,如今公孙姑娘的《窦娥冤》总算没有让在下白等。”一个消瘦男子猥琐道。
周围百姓顿时哈哈大笑,但更多的人却是点头赞同,《木兰曲》直接碾压大唐当下的所有娱乐节目,成为天下百姓最为喜欢的节目,每每演出那都是万人空巷,传唱度空前之高。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尔等只关注公孙姑娘一心听曲,却不知道《木兰曲》、《窦娥冤》背后的百家争斗,乃是何其悲哀呀!”一个老者仰天长叹,摇头不已道。
围观的百姓不由一愣,连忙向老者请教道:“我等愿闻其详。”
老者傲然道:“《木兰曲》之所以横空出世,主要是因为墨家和阴阳家之争,当时阴阳家为了攻击墨家子,创出盛世谶言女主昌,为此墨家子联合公孙月推出《木兰曲》,用花木兰忠君爱国,巾帼英雄的形象一举破了阴阳家盛世谶言女主昌。”
众人恍然大悟,谁也没有想到脍炙人口的《木兰曲》竟然有如此凶险的百家之争。
“那《窦娥冤》呢?莫非也另有隐情。”猥琐男子连忙追问道。
“然也!”老者郑重点头道。
“莫卖关子,快说,快说。”众人不停地催促道。
“《窦娥冤》顾名思义,自然是一个名为窦娥的女子有了冤屈。一个冤字诸位觉得这其中牵涉那些百家。”老者反问道。
“法家!”众人不由一阵激灵,脱口而出道。
“不对,是儒法之争,诸位可知道长安令墨家子刚刚成立的法署和即将推行的二审制度。”老者反问道。
众人纷纷点头,此乃墨家子的新政,众人自然有所耳闻。
校花的極品高手
“法署一旦成立,那就定然是法家崛起之时,二审制度更让法家分了县令之权,儒家不甘心法家崛起,以及审判权利被分,举儒家之力攻击墨法,墨法反击这才有今日《窦娥冤》的出世。”老者感叹道。
长安百姓不由一阵唏嘘,《窦娥冤》背后竟然会有如此激烈的百家之争,不由对新剧《窦娥冤》更加期待了几分。
伴随着公孙月的偌大的名声,再加上《窦娥冤》背后的儒墨法之争,一时之间,长安城全城期待这首《窦娥冤》
在万众期待下,窦娥冤的首场演出直接放在足足容纳三千人的墨技展会场内,而且在最短的时间内,所有的门票全部售罄。
“咚!”
随着一声鼓响,一生落魄的书生窦天章上台,带着公孙月所扮演的女儿窦娥进京赶考,一路上却苦无盘缠,最后不得已将女儿窦娥卖给蔡婆为童养媳。
窦娥长大后和蔡婆婆之子成婚没两年,丈夫就去世了,留下窦娥和蔡婆婆相依为命。
“窦娥命运也太惨了,幼年被卖童养媳,成婚后两年丈夫就去世了。”不少百姓纷纷怜声道。
窦娥的命运引起了众人的共鸣,而大唐类似窦娥的女子遍地都是,也只有因为墨顿和长乐公主,大唐这几年才废除童养媳。
“这算什么?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窦娥和蔡婆婆一老一弱,恐怕以后的日子将会更难!”一个老者如同看透世事一般呢喃道。
果然不出老者所料,随着张老儿和张驴儿一对恶棍父子登场,所有观众都咬牙切齿,更是随着窦娥被张驴儿陷害,而痛心不已。
而县令更是不分青红皂白,严刑拷打窦娥,窦娥宁死不屈的情况下,更是利用窦娥的孝顺,当面拷打蔡婆婆,窦娥念及蔡婆婆年岁已高,最后只能含冤招供,被贪官县令判处死刑,斩立决。
台下观众顿时一片哗然,纷纷咒骂县令贪赃枉法。
而包厢看台上,李世民脸色铁青,这个案子并不难断,仅仅有几人而已,仔细审理定然能够分辨出其中的猫腻,而收了张驴儿贿赂的县令却一心想要将窦娥屈打成招。
假如有二审制度,以张驴儿的本领,如何能够贿赂更上一层的太守、知府,这个案子极有可能被查清。
儒家百官也顿时如坐针毡,窦娥的冤屈如同打在他们脸上,然而剧情并没有结束,当窦娥被押上刑场,悲愤之下向上天许下三个誓言。
“若是我窦娥委实冤枉,刀过处头落,一腔热血休半点儿粘在地下,都飞在白练上者。”
“如今是三伏天,身死之后天降三尺瑞雪,掩埋了窦娥尸首。”
“我窦娥死的委实冤枉,从今以后,着这楚州亢旱三年”
随着窦娥的三个誓言昭告天地,《窦娥冤》的剧情被推上了高潮,所有人都不禁为窦娥的冤屈而感同身受。
“血溅白练,六月飞雪,大旱三年。”
随着一个个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舞台上被实现,一个个都昭示着窦娥的感天动地的冤屈,不少人忍不住泣出声来。
紧随着窦娥之父窦天章上台,一力为窦娥平反,将主犯张驴儿判处死刑,口中高声喝道:“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最后一句乃是墨顿单独为窦娥冤所添加,也算是给朝廷的圆了场面,以便让这首《窦娥冤》流传更广。
然而看着窦天章萧索的背影,所有的观众并没有丝毫的正义到来的喜悦,迟来的正义还是正义么?而死去的窦娥还能复活么?
包厢中,李世民和百官陷入了沉思,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窦娥的冤屈虽然蒙冤昭雪,但是窦娥所受的无尽委屈却无法弥补。
終極小村醫
“果然是迟来的正义比草贱!”李世民不禁自嘲道。
于志宁忍不住反驳道:“这不过是墨家子杜撰的剧情罢了,史书上和现实上根本没有窦娥此人,也从来没有窦娥冤,陛下莫要当真?”
一旁的墨顿顿时冷笑道:“于大人错了,墨某的确是对窦娥冤经过艺术加工,但是窦娥之事却确有此事,不知道于大人可否看到《列女传》,此窦娥冤就改编自其中的东海孝妇一篇。”
于志宁豁然一顿,转首看向一旁的孔颖达,却看到孔颖达缓缓的点头。
“竟然真的有此事?”儒家官员顿时满嘴苦涩,东海孝妇的事迹广为流传,他们也有所耳闻,只不过窦娥冤改变的太过于成功了,直接盖过了原著的光芒,此刻众人这才察觉,窦娥冤和东海孝妇极为相似。
“墨顿既然你在窦娥冤结尾说出正义永远不会缺席,那你说迟来的正义到底是不是正义?”李世民并没有直接决策,而是反问墨顿道。
河城荷取的暑期休假
喜歡煽情的女生與性格坦率的男生的故事
墨顿沉思片刻道:“迟来的正义并不能让受害者回到原点,也无法弥补律法所犯的错误,但是迟来的正义依旧是正义,如果把律法看着一个人,孔子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迟来的正义正是冤假错案的改正和补救。”
儒家众人听闻墨顿的解释不由嘴角一抽,墨顿用儒家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来阐述迟到正义,可谓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
不过墨顿话语一转道:“不过如果我们有避免冤假错案的方法却不用,坐视一个个冤假错案的发生,这就不是迟来的正义了,正如一个人可以偶尔迟到,但是不能经常迟到吧,一个经常迟到的人会让人反感,而经常迟到的正义,恐怕会让越来越多心怀正义的人对大唐律法失望!窦娥冤是因为父亲当官这才一力重启案件,而事实上冤假错案中又有几个当官的父亲呢!恐怕大多数的正义永远迟到了吧!”
李世民听完墨顿的话,不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如果之前没有二审制度,朝廷还可以用迟来的正义来掩饰,然而如今有了二审制度可以最大可能的避免冤假错案,他们在坐视一个个冤假错案的发生,那就是冤假错案的帮凶。
“二审制度先由长安城作为试点!日后制度成熟之后再推广向大唐。”李世民最后一锤定音道。
站在李世民的角度上,二审制度能够最大的程度减少民怨,有利于朝廷的统治,他自然不会拒绝这样优越的制度。
儒家众人顿时如丧考屁,原本儒家牢牢的将法家压制,如今却因为一首《窦娥冤》而兵败如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