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踏星-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暴岐分享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原家一门两桑天,足以成为传奇。
想着,原灭看向另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床被子,被子里不知道什么生物,瑟瑟发抖的样子。
陸 劇 穿越
看向那里,原灭目光凝重,那个角落,无人敢去。
辰东 小说
他自认凭着原家的资源,在灵化宇宙同辈中是佼佼者,能与他争锋的少之又少,几乎都是拥有同等资源的天才,唯独这个人,一介散修,却走到了这步。
要知道,能第一批跟随战舟侵入天元宇宙是多大的荣耀,这艘战舟上除了那些祖境层次是正面进攻天元宇宙的力量,他们这些人都是跟着长见识的,或者说混一点荣耀,回去可以自认为第一批入侵天元宇宙的修炼者,与其他人会拉开非常大的差距。
这里的人背后都有大人物,或者大的家族背景,唯独那个人,什么都没有,偏偏跟来了。
战舟再次震荡,这次比较剧烈,金色光芒刺入,令好几个人差点失明,原灭忍不住看向星空,天元宇宙竟如此强大。
石门外,金色长棍不断砸落,来自斗胜天尊,他越过虚主,对着暴岐就是一顿砸,暴岐拥有一击重创虚主的实力,斗胜天尊实力再强,与虚主都是同层次,是天上宗承认的内八道之一,不至于可以与暴岐分庭抗礼,但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不死。1
物极必反能让枯祖杀入厄域,斗胜天尊也曾凭着物极必反硬抗永恒族箭神,而今,这门功法面对灵化宇宙,绽放独特光彩。
桑天,位列灵化宇宙第三层次,仅次于那无上之极与御桑天,七大桑天并列,是灵化宇宙大部分人知晓的主宰。
暴岐就是桑天之一,所以才可以轻易重创虚主,而今却被斗胜天尊硬生生砸了数十棍子,令他战意昂扬,张嘴,五颜六色的光芒不断轰向斗胜天尊,斗胜天尊握紧金色长棍,整个身体干瘪,不断硬抗暴岐的声音轰击。
明明是声音轰击,周围却毫无声音传出,这是一场无声却恢弘的战斗。
暴岐修炼第十序列之法–音,配合他的灵化天赋,无往不利,强压斗胜天尊,令斗胜天尊不断咳血,体表恢复了又干瘪,金色血液流转,将整个身体都染成了金色,不断沸腾,在斗胜决与物极必反的加持下,战力越来越强盛,有种死都要增强的气势,双目绽放炙热金芒。
暴岐狂笑,声音轰碎了金色长棍,体表,五颜六色的光芒侵染,一把抓向斗胜天尊。
斗胜天尊同时抬手,与暴岐正面对轰。
虚主脸色煞白,不能再打下去了,斗胜天尊在燃烧他自己的命,亲身体会过暴岐实力的他很清楚此人绝非他们可以对抗,他们都是序列规则层次,而暴岐却是始境或者渡苦厄,他的实力甚至就连未突破始境的三界六道都不是对手,岂是斗胜天尊一个人可以抗的,再抗下去就要死了。
然而此刻,斗胜天尊不可能退,一步都不退,当初他敢冒着必死的信念杀向唯一真神救大天尊,此刻,同样也能做到。
皮肤开裂,金色血液焚烧星空。
虚主出手,虚神之力不断缩小,要形成生命的体温计。
生命的体温计是他的本命虚神,暴岐也是人,一旦陷入生命的体温计内,他就跟常人一样,只要将温度升高,四十度,四十一度,四十二度,他必死无疑。
唯一的麻烦就是要形成生命的体温计,必须配合序列规则,他的序列规则是排序,结合序列规则才能形成完整的生命的体温计,而暴岐这样的强者早就规则不近身。
“斗胜,用你的序列规则吸引他注意。”虚主声音传入斗胜天尊耳中。
而这一刻,斗胜天尊什么都听不到,他整个人被金色侵染,除了暴岐,其余一切都不在乎,战,战,战,就是要战,死都要战。
黑暗星空,五颜六色的光芒与金色光芒争辉,毫无声音传出,诡异,恢弘,也破坏力十足。
暴岐狂笑:“好久没打的这么痛快了,明明低我一个层次,却凭着奇异功法对抗,你很不错,交出这门功法,我饶你不死,让你加入天外天,将来有可能成就桑天之位。”
斗胜天尊双手与暴岐紧紧抓在一起,听了暴岐的话,目光陡睁,白骨硬生生撕开自己身体,顺着手臂刺入暴岐体内。
这份惨烈让所有看到的人动容。
这是要同归于尽。
暴岐受伤了,多少年,他都没受过伤,即便征伐意识宇宙也没有,而今,斗胜天尊五指白骨刺入他体内,撕开了他血肉,给他带来痛楚,但这份痛楚,却让暴岐越发狂笑,越痛,才越有活的价值。
让他想到与那群疯狗竞争桑天之位的过往,那才是惨烈。
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耀,撕开斗胜天尊只剩皮肉的右手,暴岐一脚将斗胜天尊踹飞,回身就是一击光芒,斗胜天尊身体早已脱离物极必反状态,血液已经不再流淌,他到了极限,别说对抗暴岐,这一击他都吃不下。
关键时刻,一面面镜子出现,自镜子内出现素裹银枪,正是珈蓝之洛。
素裹银枪不断刺向五颜六色的光芒,珈蓝之洛则将斗胜天尊带离原地。
暴岐目光陡睁:“胆小之辈,他应该死在这,这是对他的尊重。”说着,张嘴,五颜六色的光芒轰向珈蓝之洛,同时掠向星空,将整个星空如幕布般拉开,恐怖攻击覆盖周边一切,包括虚主以及灵化宇宙石门方向。
战舟急忙后退,里面的人骇然。
“快退,暴岐大人疯了。”
“快退。”
战舟极速后退。
五颜六色的光芒如云彩,转瞬笼罩战场。
正当暴岐要轰向整个战场的时候,黑色土壤穆然出现,遮蔽星穹,也将五颜六色的光芒遮盖,让星空再度恢复成黑色。
暴岐望向远方。
那里,陆隐目光同样看来,与暴岐对视。
暴岐双目癫狂,充满杀机与狂躁。
霸道修仙神醫 百克
陆隐目光却很平静,他渐渐摸透了圆脸老者的路数,不求战胜这个老者,只要能拖住就行。
Q弟偵探因幡
而土壤覆盖星穹,也是因为看到暴岐要打击整片战场才出手。
打击战场,什么身后轮到此人了,哪怕此人是桑天都不行。
暴岐狞笑,五颜六色的光芒自土壤陆地之上轰然坠落,轰向土壤陆地。
鑿硯 小說
陆隐眼前,圆脸老者惊叹:“一面与老夫战斗,一面还插手其它桑天之战,小辈,你让老夫惊叹。”
土壤与五颜六色的光芒于星穹之上对轰,然而,没有一丝光束落下,这场覆盖整个战场的对决唯有陆隐与暴岐知晓。
暴岐脸上笑容收敛,被挡住了,他的范围攻击竟然被那个人完全挡住,不愧是能跟商会那老头对战的人,天元宇宙最大的威胁。
想解决那家伙不容易,他虽自信狂傲,但陆隐的实力被他承认,那便交给商会老头,只待解决这些杂鱼,他就报刚刚被阻拦之仇。
眼前,素裹银枪刺来,珈蓝之洛全身缠绕绷带,手持银枪刺向暴岐。
暴岐欣赏斗胜天尊的战斗意志,不屑珈蓝之洛出手方式,但却并未小看珈蓝之洛。
珈蓝之洛作为三界六道之一,实力极强,轻易破了他的攻击,这份实力让他认真,既如此。
避开素裹银枪,暴岐挥手,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东西,散发古朴沧桑的味道。
石门之外,战舟内,杀死弃路人那一男两女骇然:“不好,是鼎钟,继续退。”
不止他们,石门内,距离暴岐他们不算太远的战场,灵化宇宙修炼者都退了,原本他们已经距离很远,不敢接近暴岐的战场,而今,宁愿冒着被天元宇宙修炼者偷袭的风险也要退。
灵化宇宙修炼者不要命的退,天元宇宙修炼者也慌了,只能跟着退,大家都不傻。
同为桑天,暴岐却与那个圆脸老者不同,圆脸老者是渡苦厄的强者,距离永生境只差一步,尽管这一步难如登天,而暴岐,却是始境。
他并未渡苦厄,不是不敢,而是不愿。
他享受世间的畅快,最在乎自由,崇尚掌握自身的理念,不想跟苦厄境修炼者一样身不由己。
每一个渡苦厄的人都是疯子,他们的行为做派,目的,都与苦厄有关,而非完全由着自身,这是暴岐不愿意的,然而始境想成为桑天,可能性不大,桑天几乎都是渡苦厄的存在。
暴岐之所以能成为桑天,就因为那口鼎钟。
鼎钟,灵化宇宙十大序列之基,排名第八,由古今一百零五位音序列之法修炼者凝聚,它太独特了,专为修炼音序列之法的人准备,其余人即便得到也无法完全发挥作用。
是十大序列之基中少有的必须指定修炼之法的人使用。
鼎钟虽排名第八,但那是因为必须制定修炼之法的人使用,局限太大,一旦真正交给了合适的人,其发挥的力量之大,无法想象。
音序列之法在八十八种序列之法中排名第十,却是前三十种序列之法中最容易修炼的,正因如此,才有一百零五位高手修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