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我願退一步!展示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飘摇的招魂幡中,原本昏暗模糊的极慧,渐渐凝现出清晰的形象。
那是一道体魄英伟,眼神睿智的身影,他在那杆幡旗浮露,一头银白的长发,满脸的风霜,似刚刚经历过长途跋涉。
黃易 小說
众多青色巫鬼,蹲伏在他这道影像的脚下,温顺如被驯服的猫狗。
一缕缕青黑色魂烟,从那些巫鬼的体内,从招魂幡中融入他的影像,让这道身影变得更为清楚。
他在巨大的幡旗中,如化身执掌万千鬼物的主宰,含笑看着虞渊说道:“招魂幡曾经属于神魂宗,可在我们宗派被妖凤、韩邈远覆灭以后,这杆幡旗便被妖凤镇压在那座殿堂,就在她的妖神像下面。”
“这杆幡旗,在时隔多年以后,是被我和檀笑天掀翻了妖神殿后取出。”
“我拿回来的东西,自然该属于我。更何况,它本来就是我的趁手神器,我也是要以它来击杀韩邈远和妖凤。”
停顿一霎,极慧嘴角轻扬,“你执掌斩龙台,太始持有化魂池,我来铺展招魂幡,你不要越界了。”
哧啦!
旗杆处,“源界之门”内陡然有空间异能形成,突然注入到招魂幡。
这杆被极慧炼化的神器,暗藏的阵列蓦地生变,一束束耀眼的线条交织而成,变成锋利的空间光刃。
精通空间力量的极慧,当年重新祭炼过此物,镌刻下了他所参悟的空间奥秘。
因此,这杆招魂幡除了能召唤诸天鬼灵魂物,还兼顾着空间奇妙。
他知道虞渊的真实身份,所以当虞渊御动斩龙台而来,并提出索要招魂幡以后,即便是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招魂幡给你,也解决不了巫鬼符,也不能将化身巫鬼者转变为人。”
也唯有面对曾经的太阴神王,他以前的老首领时,极慧才如此富有耐心,才会愿意反复地解释,“魔主站在我了这边,而那位已从浩漭撤离,去天外将神位铸造。而您,尚未晋升为至高,我也不愿和你为敌,所以你该冷静一下。”
他先用了一个“您”,随后又换成另外一个“你”,这让许多人震惊了。
也在谷外现身,和临天山脉合道的祖安,都被极慧的一个“您”字弄的大跌眼镜,目光古怪地看来。
极慧是什么身份?
远古时期的神王之一,取代源界之神掌握了源界,让魔主檀笑天都认可钦佩的大拿,如今还是深渊的巨擘!
他对虞渊居然用了一个敬称!
而且,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想要避免和虞渊开战,所以不断地劝虞渊冷静。
给人的感觉……他颇为忌惮虞渊,即使他身旁有魔主檀笑天,即使虞渊还没有晋升至高,他都不想和虞渊硬拼。
这位可是敢和檀笑天将妖神殿轰塌,一心要铲除韩邈远和妖殿至尊的存在啊,虞渊何德何能让他如此重视?
“我觉得你也该冷静。”
魔主檀笑天的真身,盘坐在黑暗蒲团中,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满是诚挚,“在妖凤那边,我们有共同的打算和谋划。我和极慧两个,一定能够在将来的某一刻,让妖凤感到头疼和为难。”
“而你,还有你们神魂宗,不也一心想让她死吗?”
“那位对阴脉下手时,我不也是袖手旁观?源界之神的一道灵魂,我和极慧也有出力。而巫鬼符的形成,和鬼潮的爆发,你们神魂宗要承担很大责任!所以,你不该来临天山脉,而是该想办法解决巫鬼符。”
天不怕地不怕,很多时候连韩邈远面子都不给的檀笑天,竟也在劝虞渊冷静。
——因为他已猜出虞渊的真实身份。
他是猜到了,可别人并不知道,见这位浩漭的魔道第一人,也如极慧般如此高看虞渊,有能力凝望山谷对峙的各方首领,震撼的都要说不出话了。
极慧是远古时代的神王,因五大至高势力的消息封锁,大家对他的了解不算多。
对他的认识,只局限于传说,还是最近刚获知的消息。
檀笑天当然不同!
在林道可锋芒不露前,魔主就是人族战力的天花板!他和天虎携手,不知在外域星河留下多少可歌可泣的丰功伟绩。
浩漭的神位,不少都是以他的战力铸就形成的,他也是无数人心目中的英雄。
如此大枭豪雄,这般不可一世的人物,居然也会对虞渊晓之以理?
居然,也在劝虞渊冷静,摆出不愿马上和虞渊撕破脸的态度。
虞渊何时有了这般高的身份地位?
众人想不明白。
他们都不觉得,仅仅只是将韩邈远逼退的虞渊,真就能得到檀笑天和极慧如此慎重的对待。
咻!
耀目的星团,携带着冰寒气息,如天外的一片银河,忽然落向了临天山脉,在虞渊和祖安身旁,化作一道绝寒倩影。
“星霜之剑!”
“纪凝霜!”
伴随着各方的惊呼声,这位新晋不久的剑宗至高,无视双方阵营的不同,和虞渊紧挨着。
她白莹手腕轻转,剑匣隐隐指向幡旗中的极慧,又在稍作调整后,再指向旗杆下的黑暗蒲团。
以此来显示她的立场。
关注此地的诸强顿时哗然,一个个觉得脑子有点乱,深谷内情况的复杂,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和认知。
极慧,乃神魂宗曾经的巨擘,却堕落到深渊,还袭杀了源界之神的一道灵魂。
我 的 末世 領地
檀笑天身为浩漭人族的强力支柱,居然和极慧为伍,并以一道黑暗之魂踏足源界,去接触深渊的什么黑暗君主。
神魂宗的后起之秀虞渊,找上远古时的先辈,向其索要招魂幡,态度颇不善。
而明明辈分更高的,且证明了自己实力非凡的极慧,却对这位宗门的小辈,以敬语来相称,言辞和神态都很克制。
似乎,生怕虞渊不顾三七二十一地出手,怕虞渊不计后果。
还有,被林道可、韩邈远推动封神的纪凝霜,此刻竟选择和神魂宗的虞渊并肩。
这都是什么事?
……
“感觉乱七八糟的。”
通天商会的石景儿,被那些作祟的巫鬼符,搅的焦头烂额时,还不忘紧盯临天山脉的动静。
看到这里时,石景儿嘴里咕哝了一句,摸着悬空的水晶球,对胡繁和殷铁花说道:“你们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吗?”
长居浩漭的胡繁,苦笑着摇头,表示他真的看不懂。
“檀笑天也好,那位新冒出的极慧也罢,都该是清楚地知道,虞渊能动用的力量,足以将现在的局面再次打破!”
殷铁花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深渊巨蜥、溟沌鲲,还有两位异族巅峰,包括钟赤尘和龙颉的影子。
她沉声道:“有些力量你们看不见,而现在也还没有暴露。但我感觉出,虞渊要是坚持对付极慧和檀笑天,这两位……或许要舍弃源界之门,要被迫逃离浩漭。”
“什么?”石景儿不敢置信。
胡繁一脸呆滞。
虞渊怎会有能力,逼的魔主檀笑天撤离浩漭?
檀笑天可不是韩邈远,魔主是以善战闻名,而不是谋略啊!
“恕我直言,虞渊一人能动用的力量,应该超过了整个神魂宗!”殷铁花紧握着触地的拐杖笃定说道。
石景儿和胡繁两人,惊骇地看着她,半天没吭声。
……
“带上源界之门,带上招魂幡,你现在先从浩漭离开。”
一手斩龙台,一手擎天之剑的虞渊,从谷外走了进来。
哗!哗哗!
斩龙台荡漾着七彩涟漪,扭曲了谷内的空间法则,一条条绽裂着的空间缝隙,因他踏入深谷而无法维系。
昭华劫
化身巫鬼者,还是能感觉到招魂幡的召唤,可它们已难通过捷径过来。
“还有檀先生你。”
虞渊的目光落在黑暗蒲团上方,“你以魔魂接触深渊生灵,我阻止不了,暂时也无暇理会。但是,你在和深渊的黑暗君主交流时,我希望你和这一扇源界之门,都不是在浩漭!”
“在外界天地,我不干涉也管不了,可你就是不能在浩漭。”
“否则……”
虞渊停顿片刻,再道:“否则两头龙神将回归浩漭,我会向极慧出剑。灰域内,你所见过的那几位,也将对你檀笑天展开围剿。”
檀笑天的笑容突然凝滞。
魔主漆黑的眼眸,宛如成了两团黑暗漩涡,如有千万黑暗闪电交织,他平静地看着虞渊,“没有人能威胁我。”
虞渊保持着沉默。
呼!
占据临天山脉半边天的招魂幡,突然就开始了急剧收缩,如一道巨型的魔影,垂落到旗杆末端处。
更惊奇的是,这杆招魂幡将那一扇敞开的“源界之门”,也给缓缓地包裹了起来。
幡旗中极慧清晰的身影,和此刻的虞渊面对面,两人四目相对。
也在针锋相对。
谷外的祖安和纪凝霜心神微紧,檀笑天屁股下的黑暗蒲团,则是吞噬着所有光源,且在缓缓涌动着膨胀。
偌大一个临天山脉,如即将坠入永夜,祖安和此界的精神连线如要崩断。
此刻,天上和浩漭内部,能看到这一幕的人,一个个的大气也不敢出。
他们似乎都知道,或许在下一个霎那,足以改变浩漭未来局势的战斗就将爆发。
弄不好,浩漭将雪上加霜,不等巫鬼潮爆发开来,就被这些至强战力先撕碎,导致山河破碎,帝国和凡夫俗子瞬间飞灰湮灭。
突然间,他们怀恋起韩邈远来,觉得最庇护浩漭的韩邈远如果在就好了。
“因为是你。”
半响后,极慧忽垂头轻呼了一声,“换了太始,太虚,还有现在的摄魂、天启。以前和现在的那些神王,任何一个对我做出这样的要求,我都不会理会。”
“可因为是你。”
“所以……”
招魂幡内部的奇奥空间脉络,绽放出眩目的光芒,本来用作招魂的锦旗,如化作一条时空隧道。
招魂幡吸力顿生,且只针对于檀笑天,魔主错愕了一霎,就和膨胀的黑暗蒲团一并涌入到招魂幡。
“因为是你,所以我愿退一步。”
招魂幡就此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