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鎮海王 愛下-第1521章,開開心心回家過大年(加餐)展示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金陵城张府。
金陵张家可不是一般的大户人家,而是整个江南都有数的大家族,豪门。
不仅仅出了很多大官,家中子弟遍朝野,在整个江南,从上至下,大大小小的官员几乎都和张家沾亲带故。
而且张家还非常的有钱,以前的时候,张家就和盐商们混在一起,控制了淮海这边大大小小十几家盐场,依靠盐业带来了巨额的财富。
此外,江南的粮食、布匹、茶叶等等生意也都有所涉足,这也就造就了张家这顶级豪门。
然而此时此刻,张府被官军给团团包围住,只见王守仁带人提着衣衫单薄的张元霆来到张家的大门口。
“把门炸开,抄家~”
王守仁看着紧闭的大门,上面的一颗颗大铜钉排列的整整齐齐,门口的大鼓在彰显张家的显赫与书香之气。
只是这样的大家族,它不过是寄生在这个庞大帝国上面的蛀虫罢了,于这国家没有丝毫的作用,丝毫的贡献,反倒是在不断的吸血,蛀蚀着这个帝国。
“是~”
旁边的士兵一听,立即行军礼。
王守仁以前在军中待过一段时间,还率领明军南征北讨过,现在军中的那些将领很多都和王守仁是旧识,以前甚至于还是王守仁手下的兵。
这一次抓捕张元霆、蒋丞他们,王守仁就没有动用南京官府这边的捕快、差役之类的,因为王守仁清楚,一旦动用这些人,事情必定泄露,到时候别说抓人了,连影子都别想找到。
所以也是赶紧直接和南京驻军以及东海舰队长江分队的官军合作,调遣军中的力量,直接抓捕这些人,还顺带着前来抄家。
“你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张元霆此时已经冷的脸色发青,鼻涕一把、一把的下来,偏偏身上带着枷锁,连擦都没办法擦,看着自己家的大门,他显得极其的激动。
“轰~”
然而理都没人理他,只听见一声巨响,张府的大门被砸的四分五裂,里面张府众多的下人此时已经吓的半死,面无血色。
当看到被戴上枷锁的张元霆之后,更是哭喊起来。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还没有等官军冲进去,里面就涌现出一大群人,有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看到戴着枷锁的张元霆,顿时就忍不住哭喊起来,极力的冲过去。
“娘,娘~”
“我冷,我好冷~”
看到自己的母亲,张元霆顿时就激动起来,连连喊道。
“王大人,王大人,我儿纵然是有天大的罪过,是不是也该给他一件厚衣服穿上?”
张元霆的母亲来到王守仁的面前,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们也知道冬天寒冷啊~”
风斯 小说
“明明开工厂赚到了大把的银子,可是偏偏不给工人发工钱,还雇佣地痞流氓殴打要钱的工钱,你们难道就不怕这些没钱的工人冻死在回家的路上?”
“难道你们就不知道这过年的,他们的家人都盼着他们早点回家高高兴兴的团圆过大年?”
王守仁看着眼前的张家人反问道。
“他们能和我的儿比吗?”
“我的儿是堂堂的举人,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泥腿子而已,给他们吃给他们住已经对得起他们了,工钱又不是不给,只是拖欠一年而已。”
“你们就要这样对待我的儿,我夫君虽死,但是朝中尚有不少好友和同乡、同年,到时候定要好好的参你王大人一本。”
“我就不信这大明没有王法了,任由你王大人欺负我这孤儿寡母的。”
老夫人衣着华丽,气度不凡,一看就知道不是小门小户的老太太,看着眼前的王守仁,气势丝毫不输。
“王法?”
“你们还知道王法啊。”
王守仁冷笑着,然后冷冷的下令道:“给我搜,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
随着王守仁的一声令下,众多的官军顿时就往张府里面冲进去。
“我看你们谁敢?”
却不想这老夫人拿着自己的拐杖直接来到张府大门的中间,说道:“谁要是冲进去,我当场就撞死在这里。”
“王大人,这工人的工钱,我们张家一文不少的拿出来就是了,何必非要抄家呢?”
“迟了~”
氪金成仙 小說
“你们知不知道因为你们故意拖欠工钱,整个金陵城死了多少人,损失了多少?”
“有人就是因为要工钱,被你们雇佣的地痞流氓给活活打死,金陵水泥厂里面还有好些个人被打残,一辈子都是废人了。”
“现在拿钱出来发工钱,已经迟了,抄家仅仅只是开始,你们张家一个人都别想逃过法律的制裁!”
“来人,将张家人全部抓起来。”
王守仁看了看对方一眼,再看看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大声的将张家所犯下的罪行说了出来。
随着王守仁的一声令下,众多的官兵顿时犹如猛虎一般抓向张家的人,以至于张家的女眷惊恐的尖叫、哭泣起来,至于小孩子更是吓的无助的哭喊起来。
看到这一幕,老夫人无力的放下了手中的拐杖,然后看向自己的儿子说道:“你这个畜生,我张家时代书香门第,耕读传家,竟硬是败在了你的手中,这叫我有何颜面去见你死去的父亲。”
说完就往旁边的柱子撞过去,只是被一旁的官兵给拦了下来。
前輩 後輩
一队队官军冲进了张府之中,很快,一箱、一箱的金银珠宝就被抬了出来,此外还有大量值钱的古董字画、珍珠翡翠、宝石等等也是一箱子、一箱子的抬出来。
“啊~”
看到这一幕,张元霆顿时就忍不住不断的挣扎起来,这些可都是张家世世代代积攒下来的,很多东西都是有钱都都买不到的宝贝。
“哼~”
王守仁冷冷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没有丝毫的波澜。
…….
金陵水泥厂内,众多的工人们聚集在一起。
“还有两天就过年了,今天要是再不发工钱的话,就赶不上回家过年了。”
“是啊,是啊,我们这回去差不多要两天的时间嘞~”
“也不知道家里面都怎么样了,我原本还准备拿到工钱之后给孩子买几身衣服呢,现在看来时间是不够了。”
“再拿不到工钱的话,我就直接回去算了,白干一年就白干一年吧,大不了明年再也不来城里打工了。”
“反正我明年是不来了,即便是来,我也准备去淞沪,听说淞沪这边都是北方佬开的工厂,那些北方佬开的工厂这过年前都会一文不少的发工钱,而且还有奖金和过年钱呢。”
“是啊,我也听说了,我存里有人就去淞沪打工了,哪里变化很大,发展很快。”
“那明年一起去淞沪吧。”
“你们说这个王大人会不会骗我们?”
丁老三坐在轮椅上面,很是担忧的说道。
“应该不会吧,我看这个王大人和别的官不一样,肯定不会骗人的。”
“谁知道啊,这当官的,说不定官官相护呢,他说不定就是先骗我们,稳住我们,要不然这都两天了,为什么答应我们给我们发工钱的现在都还没有来?”
“你以为我们厂里面这几万人的工钱是那么好拿出来的?”
“他肯定是去找东家要钱了,不过估计着肯定很难要到吧。”
就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之中,王守仁这边带着人用四轮马车拖着一车、一车的银元来到了水泥厂这里。
“发工钱了,发工钱了~”
“王大人真的来发工钱了~”
看到这一幕,工人们顿时就兴奋的喊了起来,互相奔相走告,顿时整个水泥厂都沸腾起来,工人们纷纷的涌现出来,眼巴巴的看着那装满了银元的四轮马车。
“乡亲们,让大家久等了~”
“现在大家排好队,念到名字的前来领取自己的工钱,然后回家过年去吧。”
王守仁来到水泥厂,看着黑压压的人群,站到了四轮马车上面大声的喊了出来。
“喔~”
“哈哈~”
“回家过大年了咯~”
众多的工人一听,顿时就忍不住欢呼起来,一个个都已经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家里面。
“张三~”
“李四~”
“王五~”
伴随着官差、衙役的喊声,一个个工人上前领到了自己的工钱,接着很快就回自己的宿舍,收拾自己的包袱。
“哈哈,回家咯,回家咯~”
“以后再也不来金陵了~”
拿到了自己的工钱,这些工人们兴奋的喊了出来。
一个个工厂,类似于这样的一幕都在上演,大量的工人拿到了自己的工钱,很快就互相结伴而行,沿着一条条通往四面八方的道路离开这里,开始返乡回家过大年。
至于丁老三这种被打伤的人,他们不仅仅拿到了自己的工钱,王守仁这边还特意给他们发放了一笔巨额的赔款,这笔钱足够他们下半辈子都衣食无忧。
整个金陵城因为这些工人们拿到了自己的工钱也是一下子就变的烟消云散起来,大量的商铺也是趁机赶紧开张,想要将自己早早囤积的年货给卖出去。
“呼~”
“总算是将这个事情给稳下来了。”
看着一条条道路上面三五成群回家过年的工人,王守仁忍不住重重松口气,只是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他又犯愁起来,也不知道天子会如何处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