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 ptt-第一百六十八章 意外的發現熱推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一场极为严重的危机在死亡了不少人后,以一种意料之外的方式戛然而止,这让5号直升飞机内的众人都陷入了难言的沉默,带着不同的情绪。
隔了好一会儿,那名飞行员挺直腰背,依靠机载通信设备向其余直升飞机道:
“经确认,危机解除。
“重复一遍:经确认,危机解除。
“各分队按原定计划前往自身目的地降落,等待后续通知。”
顿了一下,这名飞行员嗓音略显沙哑地说道:
“我提议,所有人为黄委员为牺牲的战士们默哀一分钟,不用闭眼。”
“我赞同。”
“我赞同。”
……
一道道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归于沉寂。
近两分钟过去,商见曜才睁开眼睛,隔着三名同伴,询问起蒋白棉:
“刚才有感应到‘博士’的位置吗?”
现在才问有什么用?“博士”就算没死,肯定也逃之夭夭了……蒋白棉咕哝了一句,略带叹息地回答道:
“没有。”
如果有,她第一时间就会说出来。
“我也没有。”商见曜一脸遗憾,“真可惜,看不到弹道导弹齐射的场景了。”
严肃一点,你才刚默哀完!现在是求新求奇的那个?蒋白棉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她觉得沉默是对黄委员、张老等牺牲者的尊重。
没过多久,直升飞机开始下降,停在了一个不算太大的人类聚居点外面。
这里有一片平整过的场地。
而在此之前,直升飞机已收到了乌北物资统筹委员会的命令,让他们载着还存活的“救世军”老战士返航,到乌北附属的军事基地内等待进一步的通知。
蒋白棉等人负着不同的板条箱,挥手告别了这群临时战友。
看到黑色直升飞机于半空绕了个弧线,飞向远方后,龙悦红抬手揉了揉耳朵:
“噪音太大了,我听力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
面癱的好友他根本就性欲破表砰砰砰
他能听得见周围所有的声音,但总感觉它们和自己之间隔了厚厚的屏障。
“是吗?”蒋白棉倒是没有这样的体验。
她的生物耳蜗能自行调节。
“是的。”诚实的商见曜将两根手指分别塞入左右耳洞,往内挤了一下才抽出,“这样会好不少。”
白晨照着做了,然后开口问道: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等‘救世军’把我们的车送过来,弄清楚了最新的情况再说吧。”蒋白棉环顾了一圈,没急着往不远处的人类聚居点走去。
作为能偷懒就偷懒的代表,阴狠毒辣的商见曜将背着的板条箱放了下来,坐在了上面。
蒋白棉见状,有样学样,龙悦红和白晨紧随其后。
格纳瓦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更像一个人类。
十几分钟过去,包括“旧调小组”那台吉普在内的两辆车从乌北方向驶了过来,停在蒋白棉等人面前。
负责开他们车的是丁苓。
丁苓推门而下,将钥匙抛向蒋白棉。
商见曜纵身一跃,抢先抓住了这件物品。
“……”丁苓一时有点傻住。
九道妖
而后面那台坐了几名“救世军”战士的车没有靠近这边,远远地像是在为他们警戒。
商见曜拿着钥匙,上前几步,表情沉重地对丁苓说道:
“黄委员、张老他们,牺牲了。”
他声音渐低,没有掩饰本身的悲伤。
丁苓微低脑袋,看了眼脚尖:
“我中途就知道了,另外那台车上有车载电台。”
她随即抬头,挤出了一抹充盈着悲伤的笑容:
“成为‘救世军’的第一天,我就知道牺牲不可避免。
“和乌北周围的那些战士不同,我长期在边境定居点,经常面对危险,受过好几次伤,对自己对身边的人哪天突然牺牲一直都有心理准备。
“虽然真的发生了,肯定还是会很难过,但最重要的是,继续走下去,珍惜周围值得重视的人,好好和他们相处,尽量让大家在平常生活里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
蒋白棉能体会丁苓的心情,正要安慰几句,老实的格纳瓦突然开口道:
“那你知道曾平安喜欢你吗,你有和他好好相处,不让他留下太多遗憾吗?”
这一刻,不仅龙悦红,就连白晨和蒋白棉都目瞪口呆,只有商见曜似乎想要鼓掌。
这是什么鬼问题?老格,不要在这种时候拷问人性啊!这太不礼貌了!而且,这真的不是抬杠吗?回过神后,蒋白棉尴尬地想把那破机器人拆掉。
她已经记起曾平安是谁,那是边境哨所的小年轻,在去年“最初城”的试探性进攻里救过丁苓,身中几枪,差点死去。
就在蒋白棉试图打个圆场,表示歉意时,丁苓表情复杂地回答道:
“我和他发生过关系。”
“……”蒋白棉、龙悦红、商见曜都短暂失去了发声的能力,只有白晨没太大的反应。
格纳瓦追问前,丁苓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们是不是想说我是有丈夫的,而且还拜托你们去冰原找他。
“两年了,他在冰原音讯全无,我在边境守卫家乡,我甚至不知道他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还有没有可能重聚,他也一样,说不定下一分钟,我们之中的某个人就感染了‘无心病’,或者被子弹打中了心脏。
“我爱他,但同样怜悯着、疼爱着我的战友们。
“一个可以保护你后背,能为了你身受重伤的孩子,就快要死了,用渴望爱的眼神看着你,你难道就这样拒绝?他是个荒野流浪者,父母死得很早,受尽了苦难,好不容易才来到我们‘救世军’,熬过年限,加入了部队,从来没有感受过爱,你们希望他就这样死去,连最后的心愿都无法满足?
“呵呵,我见过再未相逢,却为了彼此坚守一生的爱情,但这是奢侈品,灰土只看今天,不想明天。”
说到这里,丁苓垂下了眼帘,用一种怅然若失的口吻道:
“我也曾经渴望过……”
龙悦红无法指责丁苓做得不对,他觉得没经历过相应事情的人讲什么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只能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一句:
这操蛋的世界!
丁苓很快恢复了正常,望向“旧调小组”,吐了口气道:
“如果我丈夫还能回来,我会把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由他来决定我们未来怎么走。”
说着说着,丁苓语速渐快:
“我期待你们能找到他,告诉他,告诉他,我很想他。”
她眼中依旧有希冀的光芒闪烁。
寒冷晴天 小說
蒋白棉点了点头:
“放心,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们肯定会努力去做。”
她没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乌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正在排查是否有核弹隐藏,不知多少‘救世军’战士顶着被炸死的风险在忙碌。”丁苓略显苦涩地笑道,“等确认没有问题了,就让疏散出去的民众返回,这应该很快。”
“这么快?”商见曜配合地问道。
丁苓微微点头:
“‘新世界’强者的威胁来得太过急切,为了抓紧时间,让大量民众快速疏散,他们出城时,没有做什么检查。
“现在嘛,核弹大概率已经被转移出乌北了,呵呵,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反正我们‘救世军’又不是只有这一枚核弹头。”
目前看起来,偷窃核弹的那伙人并不想炸掉“救世军”哪个重要城市,毕竟能比乌北重要的,只有“救世军”的总部平南城了。
“只能后面慢慢追查。”蒋白棉宽慰道。
丁苓回头望了眼另外那台车:
“我得走了,你们接下来不管是返回乌北补充物资,还是直接往冰原去,途中再补充物资,都可以。
透視神醫 公子五郎
“你们的通行证没有丢吧?”
“没有。”蒋白棉摇了摇脑袋。
丁苓“嗯”了一声:
“如果想返回乌北,最好等到三天后,或者得到确定安全的通知。”
她随即挥了挥手:
“我等着你们给我带回好消息!”
目送丁苓上了另外一台车,往乌北方向而去后,蒋白棉对商见曜等人道:
“把箱子都搬回车上去。”
龙悦红赶紧上前几步,把吉普的后备箱打了开来。
目光一扫间,他眉头微微皱起:
“这么多物资?
“‘救世军’赠送的?”
他发现后备箱内,原本已所剩不多的物资堆满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空间。
“还有这种好事?”商见曜兴奋地冲了过来,在那堆物资里扒拉了几下。
哗啦的声音中,那堆物资轰然垮塌,露出下面一个很大的箱子。
“只堆了一两层啊……”商见曜略感失望又带着好奇地将那个箱子弄了开来。
啪的声音里,“旧调小组”几名成员的目光突然凝固。
那个箱子里静静地躺着一枚银灰色的、颇为沉重的弹头。
茫然了几秒后,蒋白棉自言自语道:
“这不会是那枚核弹头吧?”
犯人竟是我自己?
听到这句话,看见这幕场景,龙悦红脑海内突然有一段模糊的记忆变得清晰:
组长和商见曜去见黄委员那会,自己接替格纳瓦,来到窗户旁边,监控吉普附近的动静时,似乎、大概、可能有一个人推着推车过来,弄开了自家车辆的后备箱,颇为艰难地将这么一个较大的箱子放了进去,用剩余的物资做了伪装。
那人全程都避开了监控摄像头,对停车场的情况了如指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