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不安的影子相伴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琥珀一句话让书房中的气氛立刻尴尬起来,但这点尴尬显然还不至于能影响到高文的心态,他只是随意一摆手:“你这话说的——塔尔隆德那也不是我炸的啊,而且你现在去找恩雅问问,她肯定还谢谢我呢……”
琥珀:“……行吧,论脸皮果然还是你比较强一些。”
“注意礼数!”旁边的赫蒂立刻瞪了这暗影突击鹅一眼,要不是因为老祖宗就在眼前她这时候恐怕都把兵刃抄出来了,“这都好几年了你怎么还是这副没教养的样子!”
听着赫蒂随口对琥珀的呵斥,高文脸上表情却有点怪异,他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扫过,语气中颇有点感慨地对赫蒂说着:“说起来,感觉好久没听你这么教训琥珀了啊——当初咱们刚在这边落脚的日子里你俩可是没少吵架,偶尔甚至还能动手,这两年我还以为已经消停了呢。”
听着老祖宗如此感慨,赫蒂脸上不由得露出些许尴尬神色,她拢了拢耳朵边的头发小声开口:“毕竟这么多年过来,该适应的也早就适应了……只不过她有时候也实在离谱,您也总不能一直无条件地容忍她。不说这个了,您真的决定接受这份邀请么?恕我直言,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可疑……”
“跟‘古神’这种存在沾边,事情不可疑那才是真的可疑了,”高文呵呵一乐,他的心态倒是始终良好,“但不管怎样,这份邀请我还是要接受的,甚至可以这么说,我对此求之不得——夜女士的一切对我们而言都充满谜团,而现在整个世界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种时候夜女士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人神经过敏,可如今祂这个‘谜团’却主动想向外展露什么……你觉得我能拒绝这份破局的邀约么?”
“……唉,当初塔尔隆德邀请您的时候您也是这个态度,”赫蒂有些无奈地说着,但她很清楚自己无法改变高文已经做出的决定,所以只能点了点头,“不过既然这是您的决定,那我会安排好政务厅方面的工作。但话又说回来……您打算如何赴约?何时赴约?”
“这个我还没想好,”高文曲起手指抵着下巴,一边认真思索着一边慢慢说道,“从莫迪尔那边传来的消息来看,夜女士的‘邀请’里似乎还有几分考验的意思,要赴约我们首先得找到那座理论上已经消失在现实世界的千塔之城,然后想办法进去才行。”
“是的,首先得找到千塔之城,这是个问题,”赫蒂轻轻点了点头,“维多利亚那边曾派出高空侦察机在空中掠过紫罗兰岛,目视结果是整座岛屿已经完全被森林和荒原覆盖,除了那些分布在旷野区域的‘石堆纪念碑’之外,整座岛上根本没有什么人造物残留,更不要说一座那么大规模的城市了。”
“但根据那个叫做‘贝娜黛朵’的魔法智能的说法,千塔之城确实还存在着,而且是‘在现实世界和暗影神国中同时存在’,”这时候旁边的琥珀突然插了个嘴,“这话的意思摆明了就是千塔之城还在紫罗兰岛上啊——对方应该不会在这种地方说谎吧?”
“那个‘贝娜黛朵’的说法应该是真的,所以我们需要搞明白那座消失的城市到底藏在哪了,这也正是莫迪尔带领的登陆小队在那些森林和旷野中穿行的意义——高空侦察机只能得到有限的情报,登陆部队才可以确定紫罗兰岛深处的细节,”高文点头说道,“所以我们先等莫迪尔那边的进展,至少等他们抵达紫罗兰岛腹地再说。”
高文已经决定要接受夜女士的邀约,但这并不意味着马上就要动身,最起码也得等前方的探索人员们找到了千塔之城的线索再说,反正夜女士那边捎来的口信里也没有要求个明确的拜访日期,这就意味着那位古神是给了这边一些准备时间的——想来堂堂一位古神,总不至于是派人捎信的时候忘了定日子吧?
而且即便不考虑这一层,高文现在所处的位置也决定了他做任何事情之前都需要妥善计划和安排,联盟与帝国的事务繁多,虽然有像大执政官这样可靠的副手可以临时处理帝国政务,他也没办法像个真正的甩手掌柜一样说走就走。
在这一点上他倒是有点羡慕阿莫恩,鹿先生这一生是极潇洒的,当初说不干了那就是不干了,一脑袋莽在空间站上滋滋冒血,肋骨打钉眼珠子缝针,起航者的雷达都没反应过来……
而同样是翘班神明,魔法女神弥尔米娜他就不羡慕,米娜女士虽然翘班之前的豪言壮语令人动容,然而整个翘班过程却饿了整整三千年,并且现在还被他给忽悠着坐上了黄金王座,乐观估计得加班到后年下半年去,简直就像个妄图通过把腿砸折来逃避加班的程序员,好不容易躺在病房里却被人往怀里塞了个笔记本,被告知可以远程操作……
高文突然使劲甩了甩头,把脑袋里那一大堆不知为何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念头以及画面给强行甩出脑海,这个动作让赫蒂吓了一跳:“先祖……您没事吧?”
“额咳咳……没什么,只是突然走了下神,”高文略有点尴尬地咳嗽两声,他觉得大概是一连串过于惊人的信息让自己的大脑有点过热,以至于产生了些许奇奇怪怪的联想,但这并不重要,“你先去安排一下吧,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和琥珀就要离开一趟了。”
赫蒂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琥珀一眼,片刻后才回过头来,微微垂首领命:“是,先祖,那我先告退了。”
赫蒂离开了,偌大的书房中再次只剩下高文和琥珀两人,窗外明媚的阳光正透过水晶玻璃洒进室内,微微飞扬的尘埃在阳光中泛着细碎的闪光,高文有些出神地望着那光与影的交界,不由自主地陷入思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琥珀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还在想夜女士的那份‘邀请’么?”
“我担心的不是祂的‘邀请’,”高文摇了摇头,“我担心的是那个叫‘晨星’的少女传达的另一句话。”
琥珀歪了歪头:“另一句话?”
“大规模操纵思潮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高文一边回忆一边慢慢说着,“这可以视作是夜女士对我们提出的一种警告……你觉得这个警告是针对什么的?”
琥珀立刻认真寻思了一下,不太确定地开口:“难道说的是神权理事会的一系列行动?这些年我们对‘思潮’这玩意儿所做出的的所有大手笔的操作都跟神权理事会有关,不管是对各个教会的管控改造还是对神话体系的重新演绎,这都算是大规模操纵思潮了吧?”
高文听着琥珀的猜测,这确实是最有可能的答案,然而在片刻沉思之后他却摇了摇头:“我不这么认为,神权理事会的种种行动虽然在保守派神官眼中称得上离经叛道,但从自然规律来看皆是循序渐进、基于逻辑和现实法则的,有很多行动甚至由于受到世俗因素干扰而放缓了脚步,在我看来,这些行动更应该算是对思潮的引导,尚且达不到‘大规模操纵’的程度。
“操纵,用得上这个描述,那起码得是一种完全可控的,强势而绝对的行为,目前为止神权理事会的能量以及对世界产生的影响还远远达不到这个标准——更何况我们还有恩雅、阿莫恩、弥尔米娜这样的高级顾问,尤其是恩雅,她是与夜女士同时期的古神,而她对神权理事会的行动从未提出过什么警告。”
“也对啊,如果神权理事会的运行真的出了问题,那恩雅女士肯定该有反应了,”琥珀挠了挠头发,“那你认为夜女士的警告是针对什么的?”
“不管针对的是什么,至少可以肯定是现阶段还无法直接对我们披露的东西,这说明祂所警告之事不但指向神明,而且指向不止一个神明,同时这件事正处于‘未定’状态,祂的‘披露’极有可能导致这件事发生不可控的变化,”高文慢慢说道,“另外考虑到同为古神的恩雅并未对我们提出过类似的警告,那就说明这件事只有夜女士能察觉。”
琥珀眨巴了两下眼睛,明白了高文的话中含义:“你是说……夜女士想要警告咱们的事情属于恩雅女士的知识盲区?”
“很有可能。”高文点了点头。
“恩雅女士的知识盲区……她那样的古神能有什么知识盲区?”琥珀立刻开始寻思起来,脑瓜子运转飞快,她似乎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像“龙神”这样曾居于神明之巅的存在会有什么一无所知的领域,然而高文这边脑海里却一瞬间冒出来一大堆东西——龙神怎么了,龙神不懂的事情多着呢,比如她就弄不出人类能喝的可乐,照料雏龙的知识也都是从网上现学现卖的,虽然平常维持着高冷的人设,但实际上她甚至不会孵蛋……
但高文知道,夜女士想要警告的事情肯定跟这些东西无关。
“最有可能的方向,是跟起航者有关,”在片刻思虑之后,他突然打破沉默,“夜女士和恩雅女士同属古神,而祂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夜女士最后成为了起航者的星图保管员——祂极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接触到超出我们这个世界的知识。”
“但这个方向太宽泛了,起航者知道而咱们这颗星球上的土著不知道的东西那可多了去了,”琥珀撇撇嘴,“别的不说,就光他们留在轨道上的那堆东西都够咱们头顶的众神琢磨的,此外还有关于宇宙的理解,魔潮的理解……用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来形容,一个星际文明跟一个行星文明打交道,前者放个屁对后者而言都可能超纲……”
高文表情有些诡异:“这句话用在这儿虽然合适,但从你一个女孩子嘴里说出来也未免太过牙碜了——你能不能别把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这么清楚啊?”
琥珀吐了吐舌头,但心里全然没有悔改的意思。
最強鍛造師的傳說武器(老婆)
高文倒是并不在意这个暗影突击鹅能有什么悔改之心——毕竟她但凡稍微有点节操也不至于把《高文·塞西尔大帝神圣的骚话》出到第八期(虽然这事儿也有他自己的默许在里面),他只是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想再说点什么——然而一阵突然从书桌边缘传来的嗡鸣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他和琥珀的目光同时落在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台只有高文本人才有权限使用的魔网终端正在发出嗡鸣,终端上空的全息投影则投射出了一个特殊标记的红色符号。
“是奥尔德南发来的联络。”琥珀看了一眼那个符号,随口说了一句,接着便轻车熟路地过去关好大门,启动了书房的隔离屏障,随后回到书房的窗口旁站着。
高文则抬手接通魔网终端,在一瞬间的信号噪音之后,罗塞塔·奥古斯都的半身像便清晰地浮现在投影水晶上空。
这位提丰君王迎着高文的视线,维持着一如既往的严肃神色,在高文开口之前便开门见山地说道:“提丰方面决定放弃避难所都市群,选择塞西尔提出的‘母星屏障’方案。”
高文微微一怔,他其实没想到罗塞塔那边突然拨通“专线”是为了跟自己说这个,毕竟这一早上的信息轰炸实在太多,他的脑子已经被一大堆离谱的消息给搅合的有点过热,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迅速整理好了神色。
抵御即将到来的魔潮终究是所有事情中最优先、最重要的。
“看样子你的顾问们已经达成了一致,”他看着罗塞塔的眼睛,“你确定了么?放弃避难所都市群方案,意味着提丰方面需要在接下来的整个文明自救行动中全盘配合塞西尔的计划,甚至要一直持续到‘掩体期’结束。”
“这是提丰皇室及议会的共同决定,也是我的决定,”罗塞塔的面孔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多余的表情变化,如冰冷的大理石雕刻,“魔潮将至,文明群体的存续已经高于一切,这是我们已经达成的共识——你可以放心,如果母星屏障方案顺利启动,提丰将不遗余力地支持这一切。”
高文静静地注视着罗塞塔的面孔,几秒种后,他极其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么接下来就看白银帝国和塔尔隆德方面的消息如何。”
罗塞塔微微点了点头:“我等着最终的结果。”
你的美麗我來搞定吧? ~男大姊其實是野獸系~
这位提丰君王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正事说完之后也不废话便挂断了和塞西尔城之间的联络,高文则在魔网终端渐渐熄灭之后才轻轻呼了口气,在一整个早上的神经紧绷之后,他的姿态终于稍微放松了一些。
“总算有件好事了,”琥珀走了过来,“如果连提丰也支持母星屏障计划,那这件事基本上就稳了一半了。”
“是啊,提丰的支持是相当重要的一票,毕竟他们的避难所都市群方案本就是所有避难方案中最有实现价值的一个,”高文露出一丝微笑,“那么接下来……”
他的话突然停了下来,连同脸上的笑容也一并陷入僵硬。
“怎么了?”琥珀吓了一跳,“你又想到什么了?”
高文仿佛惊醒过来,脸上的笑容已经被严肃与阴沉取代,他看着琥珀的眼睛,嗓音格外低沉:“我想……我知道夜女士的警告是什么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