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899節 間奏看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安格尔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借甜蜜之梦,看看同为梦系的神秘之物,能不能拉入梦之旷野。
遗憾的是,镜世界无法登录梦之旷野,而甜蜜之梦又无法带出镜世界,这就让安格尔陷入了束手无策的地步。
在他都快放弃的时候,脑海里突然生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想法。
既然镜世界无法联通梦之旷野,那能不能在镜世界建造一个新的“梦之旷野”呢?
彼时,安格尔是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大胆且不靠谱的想法。不过,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而且,来都来了,不拿甜蜜之梦实验一下,安格尔也觉得是一个缺憾。
最终,安格尔还是硬着头皮,在镜世界与梦界的夹缝里,创造了一个巨型魇境。
没想到的是,这个胆大包天的想法,最终居然成功了。
哪怕现在,安格尔随时都能藉由梦境之门感知到梦之晶原,可他还是有种大梦未醒的恍惚感。
不过,恍惚归恍惚,安格尔并没忘记自己的初心。
既然梦之晶原已经成功的被纳入版图,那是不是可以开启甜蜜之梦的实验了?
飛升
而且,甜蜜之梦的实验也非常的简单,只需要试试能不能将它拉入梦之晶原即可……
“你在干什么?”就在安格尔痴迷的望着粉色之风的时候,耳畔传来了拉普拉斯的声音。
安格尔回首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拉普拉斯已经睁开了眼,并且来到了他的身旁。
面对拉普拉斯的询问,安格尔也没隐瞒,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毕竟,拉普拉斯也知道梦海螺的存在,告诉她也无妨。
“这才是你想要借甜蜜之梦的真正目的吧?”拉普拉斯上下打量了眼安格尔,轻声道。
安格尔嘿嘿一笑,没有否认。
拉普拉斯:“你既然要实验,那你现在又在犹豫什么?”
安格尔:“我在担心。”
他担心的是,如果梦系的神秘之物,真的能被拉入梦之晶原,会不会对刚刚初生的梦之晶原造成影响?
记忆花园里的法则之力,都能对梦之晶原产生偌大的影响,神秘之物会不会有更大的影响?
拉普拉斯听到安格尔的担心后,淡淡道:“现实的法则对梦之晶原产生影响,原因在于法则的对冲。按照你所说,梦之晶原有自己的底层运行逻辑,对于外界完全不一样的运行法则,自然会互为冲击。”
“但神秘之物却不一样,从某个角度来说,神秘之物已经超越了法则的限制。就像你的月色海岸的梦海螺一样,它在现实中能用,来了镜世界一样能用,我相信,你带着它去到其他任何世界,都不会让梦海螺的效果打折。”
“神秘之物不会因为世界的变化,而让自己的效果出现变化。”
“所以,在我看来,你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且不说甜蜜之梦能不能被拉入梦之晶原,就算真被拉入梦之晶原,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话是这么说,可如果甜蜜之梦被拉入梦之晶原,岂不是存在两个完全一样的神秘之物了?这有可能吗?”安格尔伸出手摩挲着下巴,认真的思索着。
拉普拉斯却是差点没翻白眼,淡淡道:“这不就是你想要做实验的目的么?目的都还未达成,你现在就担心结果了,这属于本末倒置。”
安格尔:“好像……也对。”
拉普拉斯:“如果你还担心甜蜜之梦的情况,可以等格莱普尼尔来了以后,做一个星象占卜。我相信她……肯定很愿意为你做占卜的。”
格莱普尼尔的星象占卜在拉普拉斯身上遭遇了滑铁卢,作为时身格莱普尼尔的主体,拉普拉斯很清楚格莱普尼尔的想法。
其他人想要得到她的占卜不一定,但安格尔嘛,只要他提出占卜,格莱普尼尔一定会做。
安格尔其实也想到了运用预言、占卜一类的方法来确定安全性,但他脑海里浮现的面容是多多洛。不过,既然拉普拉斯提到了格莱普尼尔,安格尔想了想,也觉得无妨。
反正就是一个类似好运二选一或者幸运抉择的占卜。
……
第一抵达映照空间的是路易吉,他的现身依旧是配合着咏叹与吟诵。
“黄金之乡藏黄金,宝石之国蕴宝石。”
“追寻宝藏的冒险者啊,从空岛迷踪到海上异途,无论电闪雷鸣亦或者狂风海啸,只要有璀璨夺目的地方,就有你的身影!”
“钻石之山钻石铸,水晶之原水晶铺。”
“勇敢无谓的冒险者啊,从天外陨石到流浪星尘,无论刀山剑峰亦或者异界针原,只要是光明万丈的地方,就有你的背影!”
“他是无所不能的冒险者,他是英俊潇洒的冒险者!”
“他也是万千粉丝最爱的明星冒险者——伟大的路易吉大人!”
伴随着高呼三遍的“伟大的路易吉大人”,路易吉拨弹着竖琴,从半空中一步步的度到了安格尔与拉普拉斯身边。
落定之时,恰好余韵也到了结尾。
“又见面了。”路易吉摁着竖琴,向安格尔微微一躬:“按照本体的说法,现在我们应该是朋友了。”
安格尔干巴巴的笑了笑,“呃,哦,好。”
路易吉正准备说什么,拉普拉斯淡淡道:“在旁等着,闭上你的嘴。”
路易吉没有在意拉普拉斯的态度,从善如流的点点头,然后停到了数米外,半坐在一根宛如垂吊秋千的树枝上,悠悠的弹着琴。
琴声不见得多悠扬,但姿势的逼格是到位了的。
拉普拉斯瞥了路易吉一眼,转头看向安格尔:“不用理他,他只是去体验特殊梦境,以写出自以为更好的诗歌的。没有其他的作用,当不存在就行。”
安格尔愣了一下:“你打算让路易吉也进入‘贪食者的狂欢’?”
拉普拉斯摇摇头:“以他的情况,进入贪食者的狂欢,除了给人弹琴取乐,没有其他作用。”
安格尔:“所以,你是打算让他体验其他的特殊梦境?”
拉普拉斯点点头:“是有这样的打算,不过如果你不同意,可以将他放到记忆之森附近,让他自由活动就行。”
安格尔:“你误会了,我没有不同意的意思……只是,我刚才在梦之晶原里查探了一下,梦游仙境权能所制造出来的那些晶体造物,都隐匿了起来。我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触发机制。”
“就连‘贪食者的狂欢’这个联动梦境,如果不是你说它会在3小时后出现,我也不知道它在哪。”
拉普拉斯:“你的意思是,现在梦之晶原没有明面上的晶体造物?”
安格尔摇摇头:“这倒也不是,目前还有一个晶体造物没有隐匿,而且看上去它未来也不会隐匿。”
安格尔说到这时,拉普拉斯忍不住投过来好奇的眼神,就连旁边路易吉的弹琴声都变小了,显然,他也在听着安格尔的话。
安格尔顿了顿,说起了如今梦之晶原唯一还呈现出的晶体造物:晶体山。
很快,安格尔便将晶体山的概括,以及他用箱庭视角看到的怪异山道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安格尔做出了一个自己的判断:“因为晶体山能激活我的权能,毫无疑问,它就是梦游仙境所制造出来的一个超大型晶体造物。”
“晶体山的原形,其实就是被你杀死的那些魔怪所堆砌的尸骸山。”
“而特殊梦境里的主角,基本都是这些魔怪。就像你在海伦之梦里杀的那个面具人,其实就是魔怪之一。”
“所以,我猜测晶体山可能是一个由复数的特殊梦境所组成的超大型特殊梦境。”
这就是所谓的复合型特殊梦境,有太多的特殊梦境联合在一起。
“或许,也因为晶体山里有复数级的特殊梦境,这才导致它没有消失。”
安格尔说到这,看向拉普拉斯:“晶体山很诡异,而且如果我的猜测没错,它里面一定非常的危险。所以,如果你想让路易吉去经历特殊梦境,最好先不要挑选晶体山。”
“毕竟,目前我也没有梦之晶原里意识体死亡的数据。如果路易吉的意识体因此而死亡,会出现什么状况,还很难说。”
安格尔给出了诚恳的建议,拉普拉斯听后,沉吟了片刻:“我明白了,探索晶体山的确需要谨慎……那等会你就把路易吉随便放个地方闲逛吧。”
拉普拉斯刚说完,旁边的路易吉就发出了抗议:“别啊。我去梦之晶原就是为了寻找写诗的灵感,别把我丢到茫茫无边的晶原上啊,我在那里也写不出好诗啊。”
拉普拉斯在联系时身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在梦之晶原的经历说了出来,所以路易吉也知道梦之晶原当前的状况,基本就是一望无垠的晶体平原。
拉普拉斯:“那你想去哪?跟着我去贪食者的狂欢?你如果一定要跟我去,我事先声明,如果有危险,我只会保护格莱普尼尔,而不是你。”
路易吉委屈的瘪瘪嘴:“那,那就把我放到晶体山附近也行,就算不进去,看着山脉连绵起伏,我也能有些灵感吧。”
拉普拉斯看了看安格尔,安格尔会意道:“可以,晶体山就在安全区与记忆之森附近,路易吉如果要看晶体山,我可以将他安置到安全区里。”
路易吉对安格尔比了个大拇指:“朋友,就是好。还考虑了我的安全。”
这话说的真僵硬,有必要刻意添加一个“朋友”前缀么?安格尔这么想着,但面上还是对着路易吉笑了笑,以示回应。
笑过之后,安格尔转头看向拉普拉斯:“你刚才的意思,如果我没领会错,你是要让格莱普尼尔和你一起去贪食者的狂欢?”
拉普拉斯这次没有否认,点头道:“是的。”
见安格尔眼里闪过疑惑,拉普拉斯淡淡道:“有格莱普尼尔在,至少我不会犯海伦之梦里的错。”
从拉普拉斯的回答可以看出,她对那1%的探索度,还是没有放下。所以,这次去探索“贪食者的狂欢”,她宁可多出一个保护的对象,也要带上格莱普尼尔。
拉普拉斯:“对了,等会我可能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安格尔不置可否道:“什么忙?”
拉普拉斯:“格莱普尼尔会带来一个特殊的星象盘,这是我第二次蜕半身鳞时,形成的一个特殊之物。它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不过更多的是与占卜有关。我希望你能帮我将它拉入梦之晶原,如果格莱普尼尔要和我一起进入贪食者的狂欢,可能需要用到它来占卜。”
“可以。”安格尔点点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就算拉普拉斯不说,安格尔也会为她的时身准备一些防御皮卷,避免他们真的在梦之晶原出了意外。
这也算是安格尔让“梦游仙境”回归梦之晶原的副作用,因为就连他现在都无法掌控“梦游仙境”,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多准备点防御道具比较好。
在他们谈话间,映照空间再一次出现了裂缝。
安格尔以为是格莱普尼尔来了,但抬头一看,却没见到代表格莱普尼尔的星云背景,而是出现了一个小个子身影。
这是……拉普拉斯?
此拉普拉斯非彼拉普拉斯。
这是拉普拉斯的一个时身,这个时身也叫做拉普拉斯。
不过,她的形象和屑女人完全不一样,而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纯白又粉嫩的兔子服,头上戴着兔子耳朵发夹,身上还斜跨着一个胡萝卜形状的挎包,充满了稚气与童真。
兔子女孩的出场和路易吉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出现后没有自带咏叹,也没有什么自带星云背景,而是划开空间裂缝后,便悄然无息的从空中落下,躲在了路易吉的背后。
一副怯怯的样子,倒是和她的打扮很相似。
安格尔犹记得,兔子女孩之所以也叫做拉普拉斯,是因为兔子女孩这个时身,是融入了拉普拉斯本体记忆最多的一个。像是路易吉、格莱普尼尔,融入的更多的是空镜之海里的其他记忆。
“拉普拉……我的意思是她,她也跟你一起去‘贪食者的狂欢’。”安格尔指了指兔子女孩。
拉普拉斯摇摇头:“不,她的话,你来安排吧。”
安格尔:“啊?我来安排?”
拉普拉斯:“之前不是有不少的梦界清剿者遗漏么,你可以安排她去解决那些遗漏的魔怪。不过,你需要将她的挎包拉入梦之晶原。那个挎包里有我本体蜕鳞的造物,虽然不及用鳞片直接轰炸魔怪来的快,但更重持续,不用你一直补给。”
安格尔:“……”
所以,路易吉是吟诗弹奏,格莱普尼尔是占星术士,而兔子女孩则是专司战斗?
安格尔实在很难想象,这个外表看上去七、八岁且表现的还怯怯的小女孩,会是一个战斗小萝莉。
不过安格尔细想了一下,又觉得合理。毕竟,路易吉和格莱普尼尔就算拥有拉普拉斯的记忆,也只是占一小部分,而兔子女孩却是占据了大部分。拉普拉斯的本体,从蜕鳞看就知道有多么的庞大与恐怖,兔子女孩继承了本体记忆最多,那么相应的战斗记忆与战斗能力估计也会是最出众。
况且,拉普拉斯都做出了安排,让兔子女孩去与那些零星的清剿者战斗,这也是从侧面肯定了她的实力。思及此,安格尔也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同意了将兔子女孩投入清剿扫尾的战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