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愛下-1520 小白臉展示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法医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已是午夜,包括许宁都顶着一对熊猫眼,一个个满脸幽怨的望着赵官仁,这“金坷垃”比柯南更加的扫把星,一晚上就折腾出了这么多死人。
“高律师!做完笔录了还不走,你也想殉情吗……”
赵官仁坐在敞开的越野车后备箱上,打量着丰满成熟的高律师,钟瑶站在不远处打着电话,而长腿车模订了一份滋补壮阳的宵夜,跟伺候孙玉麟一样给赵官仁喂汤。
“殉什么情啊,最开始可能还有爱情,如今最多只剩情分了……”
高律师抱起双臂叹息道:“唉~你是没看到来争遗产的女人,上来撕心裂肺的一顿哭,哭完了就开始吵架要钱,旧情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的,我留下来就是想看看,吴倩的奸夫到底是谁!”
“怎么?怕她的奸夫跟你的撞车吗……”
赵官仁玩味的笑了起来,小车模顿时吃惊的放下外卖,钟瑶也挂上电话跑了过来,推了一把色变的高律师,质问道:“你胆子不小啊,敢在外面偷吃,那男的到底是谁?”
“什么呀?”
高律师焦急的跺脚道:“关我什么事啊,我跟吴倩又没有来往,再说我什么时候偷吃啦,金哥你不要乱说呀!”
“高律师!正所谓相由心生,五官就是人心的显示器……”
赵官仁笑道:“你眼角的夫妻宫呈青灰色,这是荷尔蒙分泌过多,也就是纵欲频繁导致的,但孙玉麟对你可没这么大兴趣,而且你是‘上三白眼’的面相,肾衰气短,心术不正,山根部还有通奸纹!”
“你还会看相?”
钟瑶惊讶万分的看着他,但高律师却没好气的说道:“金总啊!你拿封建迷信来评价一个人,这未免太儿戏了吧,况且玉麟都已经去世了,我还有必要隐瞒什么吗?”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不要在我面前玩火……”
赵官仁朝她脸上喷了口烟,笑道:“你跟思思的关系一般,为什么偷遗产还要把她给带上,你铁定有把柄落在她手上了,但偷吃不会让你忌惮,这个把柄一定能让你坐牢!”
“……”
高律师咬着唇不说话了,小车模连忙说道:“哥!我不知道她偷吃,我只是有她偷税漏税的把柄,但她说她的钱让人骗了,只能带着我去偷遗产,反正我不信她的屁话!”
“高律师!”
赵官仁蔑笑道:“你是在找孙玉麟的小金库吧,但你怎么知道小金库的事,你的奸夫不会是谭四狗吧,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否则……”
“不是谭四狗,我怎么敢跟他接触啊,我是让老同学给骗了……”
高律师哀怨道:“十来年的积蓄全都没了,我一个人去喝闷酒,认识了一个大学男生,小伙子又帅又温柔,我一时没忍住就跟他……上床了,但我不知道什么小金库,我就猜玉麟会留私房钱!”
“小伙子高大帅气,名校高材生,一身的肌肉,虽然不是富豪,但父亲是当官的……”
赵官仁似笑非笑的说道:“他送你的小礼物不值什么钱,但是非常用心,你们俩很聊得来,他也很迷恋你的身体,总是在你身上累到筋疲力尽,让你超满足的同时又非常自豪,对吗?”
“……”
高律师惊恐万状的看着他,结巴道:“你、你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你认识刘志明吗?”
“蠢货!这是拆白党的老套路了……”
赵官仁站起身说道:“拆白党专骗女人,他们把你研究的彻彻底底,你当然跟他聊得来了,而且他一定暗示过你小金库的事,你幸好遇上了我,不然你就得跟吴倩一样,吊死在房子里了!”
嫡 女 貴 妾
“什么?他、他是骗子吗……”
高律师腿一软差点瘫下去,正好两台警车停在了不远处,三个帅气的大小伙从车上被带了下来,高律师顿时尖叫了一声,猛地指住其中一个人,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天呐!我见过他们,他们搭讪过我……”
小车模惊恐的捂住了嘴,连钟瑶都吃惊道:“我也见过其中一个,他们最少有四个人,还有一个中年的型男,冒充海归富豪接近我,让我一眼识破了,这群该死的人渣!”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傲嬌無罪G
“怎么回事?认识吗……”
张队长狐疑的跨出了警车,赵官仁走到三个帅小伙的面前,冷笑道:“你们这些拆白党挺会玩啊,连孙玉麟的女人都敢上,但杀人就是坏了规矩,你们几个准备挨枪子吧!”
“我们没杀人,吴倩不是我们杀的……”
一个短发小伙大叫了起来,张队长一巴掌扇在他的后脑勺上,怒道:“我都没说吴倩死了,你小子倒是不打自招了,要是再不老实交代,全都跟我回局子里过大年吧!”
“警官!真不是我,我也吓死了……”
短发小伙穿了条米色运动裤,眼看着他尿湿了一大块,哭着说道:“前晚她说她老公要回来了,约我过来再玩一次,可我一进门就看到她上吊了,我第一次看见死人,吓的赶紧关门跑了!”
“当着警察的面你还敢撒谎……”
赵官仁冷笑道:“张支队!这小子就是杀人凶手,他删除了死者的通话和聊天记录,还擦掉了手机和门把上的指纹,而且三人以上算团伙作案,你们的同伙也别想跑,全都等着枪毙吧!”
“我确实删记录了,可我真没杀人,我朋友能给我作证……”
小伙急声说道:“我们收了一位老板的钱,要找孙玉麟的小金库,我怕孙玉麟知道会弄死我,所以我逃走之后又折回来,删了最后约炮的记录,再说她是上吊自杀,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鳳今 小說
赵官仁问道:“哪个老板,什么时候的事,到底要找什么东西?”
“一位中间人介绍的活,只知道姓王,没见过本人……”
小伙沮丧道:“大概是三个月前的事了,王老板给了我们女方资料,还有五十万订金,说找到小金库再给一百万尾款,钱对半分,其余的东西都归他,我们还拍了女方视频发给他了!”
“手机都拿出来解锁……”
赵官仁冷冰冰的伸出了手,三个小子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磨磨蹭蹭的把手机掏出来解锁,他接过之后又问道:“你们获得了几份资料,上了几个女的,知道小金库在哪吗?”
辰慕儿 小说
“六份资料,上了三个……”
五滴風油精 小說
小伙看了眼高律师她们,垂下头说道:“吴倩、高琪、秦红都上了,钟瑶、韩茹和周思思弄不动,尝试了两次就放弃了,但小金库一直没找到,我们认为就在这栋楼里,可里面什么都没有!”
“你跟我过来……”
赵官仁拽过最帅的一个小子,走到高律师面前笑道:“告诉你的老卑鄙,你的职业是什么,家里是当官的吗,怎么让她老同学骗光她钱的?”
“我……”
小伙难堪的擦了擦鼻子,低着头说道:“我无业,家里是务农的,但她同学不关我的事,我根本不认识那人,是她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混蛋!我跟你拼了……”
高律师惊怒万分的扑了上来,可赵官仁却猛地推开了她,瞪眼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吧,信不信我马上派人去你老家,一把火烧了你家的房子,你也别想走出北江!”
“金总!我真不认识那人,我也想把那人的钱弄到手啊……”
小伙焦急的摊开了手,但赵官仁又问道:“萍聚茶社的老板娘,你们交往的程度有多深,她是不是告诉过你们,孙玉麟喜欢吃什么糕点?”
“你说韩茹吗,她身边有人守着,自身也很难上手……”
小伙摇头说道:“我假装高琪的远房表弟,去她茶社喝过几次茶,了解了孙玉麟的一些习惯,糕点她确实跟我说过,我整理成资料之后发给雇主了,雇主似乎是想找他的把柄!”
“去做笔录吧,争取宽大处理……”
赵官仁把他推给了张队长,坐回后备箱上翻起了他们的手机,果然是一个五人的小团伙,手机里有很多女人的照片,以及各种聊骚的记录,还有钟瑶等女的详细资料。
“混蛋!竟然偷拍我的视频……”
高律师走过来气的浑身发抖,小车模则冷笑道:“一把岁数了还被人骗财骗色,他们当初接近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居心叵测,幸亏麟哥去世了,不然腿都给你打断!”
“嘿嘿~周思思!23岁,身高175,游泳运动员,拜金眼光高……”
赵官仁看着资料念道:“钟瑶!29岁,身高168,育有一子,偏冷感,不拜金,需求低,职业主妇,喜爱游泳瑜伽养生,对你的评价非常高啊,但外人怎么会知道你有痔疮?”
“什么?连这个都写啦……”
钟瑶吃惊的拿过了手机,皱眉说道:“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早就在国外做了小手术,这种恶心的事我没跟人提起过,也没有在国内检查过,只有……我的女司机知道!”
“你们家出内鬼了,绝对不止一个……”
赵官仁拿回手机站了起来,走出去交给了张队长,两人又交谈了一番他才上了车,让司机下去他自己开。
孙家三个女人也爬了上来,但他却问道:“高律师!你上来干毛,你以为我很喜欢随便的女人吗?”
“金哥!求你别这么说我,我太丢人了……”
高律师掩面泣声说道:“我知道是谁在搞玉麟,不是吴承光他们,他们不会碰我们这些女人,你带我走吧,我是玉麟的法律顾问,我知道很多秘密的,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
“你想要什么,不如直接开个价……”
赵官仁回头点上了一根烟,高律师嗫喏道:“我、我走投无路了,很可能也有生命危险,我只要一千万移民的费用!”
“你疯了吧?你的把柄还在我手上……”
小车模顿时表起了忠心来,可高律师却鼓足勇气说道:“我知道十七年前的枪杀案,吴承光他们把死者的车扔在哪了,这一千万就是我跑路的钱啊,我留在国内肯定会被杀掉!”
“我靠!你不早说,走走走,咱们找个房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