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 沙漠-第一一一三章 救助閲讀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见她闭口抗拒,冷笑道:“我要杀你,也不必用这种手段,你不要服用,我还真不想给。”便要收回,却不料可敦这次却主动张口,将药丸含进口中,她似乎担心秦逍将血丸拿走,所以十分着急,差点将秦逍的手指也含进去。
秦逍也不知道这血丸对她的寒症有没有作用,却听到可敦哀求道:“好冷…..求你抱紧我…..!”
她成熟丰满的娇躯瑟瑟发抖,秦逍知道不是作伪,心想这血丸未必对她的寒症有用,如果抱住为她取暖,可以让她缓过来,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自己要从这鬼地方脱身,还要借助可敦的力量。
当下从可敦背后轻轻环抱,可敦似乎从秦逍身上感受到了暖意,娇躯往后贴,似乎想要完全融进秦逍的身体,秦逍却始终没有放下戒备之心,双臂环抱之时,故意勒住她双臂,如此她双臂也就无法轻易动弹,两手在前面扣住,不过这样的姿势,却刚好环抱住了可敦的胸脯。
之前只是在石台上看到可敦的面容,这时候一抱住,才发现可敦的身材也是火辣得很。
他虽然来到草原不久,但也知道,草原人以丰满为美,这一点和当今的大唐颇为相似,只是草原人比唐人更为夸张,对美人的评选,除了样貌,还需要拥有前凸后翘的丰满身材,特别是对胸部的要求很高,在草原人看来,女人养育后裔,必须要拥有饱满的胸脯,所以没有丰满胸脯,就无法被草原人视为美人。
如今的漠东第一美人是乌晴塔格,但在此之前,这名号一直是在挛鞮可敦的头上。
作为漠东第一美人,乌晴塔格的胸脯丰满,这挛鞮可敦自然也不匡多让,此刻环臂感觉到可敦的胸脯似乎比乌晴塔格还要丰硕一些。
乡村小仙医
可敦借助秦逍身上的温度来减轻自己的寒冷,丰腴娇躯紧紧贴着秦逍,口中兀自呓语般道:“抱紧一些……!”
秦逍却是不自禁抱紧,满怀生香。
只是此刻先前那股淡淡的幽香再次浮动,钻入鼻中,和先前一样,幽香引得秦逍身体躁动,先前只不过是握着可敦的脚腕,当时便不由自主生出非分之想,此刻成熟腴美的娇躯在怀,那股幽香的魅惑更大,秦逍手臂不自禁勒紧,似乎感受那丰软的饱满才能让自己身体舒服一些,但他心里却很清楚,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会不受控制,甚至可能对可敦做出一些什么来。
他虽然不是什么不近女色之辈,但在这种情况下与贺骨可敦发生些什么,那不但是趁人之危,而且和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稀里糊涂发生关系也是自己无法接受,当下闭上眼睛,手臂更是微微松开,尽量不让可敦那柔硕的胸脯给自己增加更大的诱惑,心中轻诵夫子当初所赠的【易论】,压制自己心头的欲念。
其实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那股具有魅惑的奇特幽香,还真不是从可敦身上散发出来,而是可敦开口说话之时,从她的唇齿之间溢出来,而这股气息幽香,当然不可能是可敦生来便有,定是可敦早就在口中做了什么手脚,意图以此迷惑自己的心智,让自己没有了防备,她才能够悄无声息将自己杀死。
现在与可敦身体相贴,更加确定这一点,因为可敦身上另有一股体香,清雅无比,却又充满了女人体味,这股体香比她口中魅香更是好闻,但却不止于让人心生悸动。
好一阵子过后,可敦瑟瑟发抖的绵软娇躯明显恢复不少,没有先前那般剧烈,只是她却没有声息,似乎已经靠在自己怀中睡着。
瀟然夢 小佚
秦逍又等了片刻,可敦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了温度,没过多久,便开始发暖,秦逍这才小心翼翼起身,感觉到她呼吸匀称,横身将她抱起来,走过去放在网床上,又将那张之前一同落下来的熊皮盖在了她身上。
此时他的视线比先前更为适应,依稀看到四面都是石壁,他轻步走过去,环绕地室摸着石壁转了一圈,确定这四周都是坚固无比的石墙,一颗心顿时便往下沉。
但很快又想到既然上面的石台有机关,那么石壁上很可能也存在机关,不过如何启动机关,就掌握在可敦的手中了。
他盘膝而坐,闭目养神,钟老头曾经嘱咐过他,越是处境严峻,就越要保持冷静拥有耐心,只要可敦没有求死之心,终究会从这里脱身,自己只要死死控制住可敦,也就不怕出不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网床那边传来动静,秦逍立刻睁开眼睛,随即听到可敦柔美的声音道:“你在哪里?”
秦逍这才站起身,缓步走过去,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现在感觉如何?”虽然语气有些冷漠,但这句话终归还是关心之词。
“你…..你给我服用的是什么?”可敦声音颇有些温和:“你怎么知道如何治疗怪病?”
小企鹅的肥翅 小说
“怪病?”秦逍不答反问:“你知道自己患了什么病?”
“不知道。”可敦幽幽道:“就是这种怪病,折磨了我很多年。”顿了顿,问道:“你懂得医术?”
秦逍淡淡道:“咱们似乎没必要说这些废话,告诉我,怎么从这里出去?”
“看来你真的不相信我。”可敦轻叹道:“我说过这里是坟墓,你以为是假的?”
秦逍冷笑道:“我若真的相信你,只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帮你是为了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
“有些话为何要说出来?”可敦又是一声轻叹:“我本来还感激你帮我,可是你这样一说,我对你的感激之心就没有那么强了。”
“不需要你感激。”秦逍想到之前这头母狼差点一刀捅死自己,生不出多大好感,冷冷道:“我问你,你这寒病从何而来?发作之时,除了身体发冷,还有什么其他感觉?”
他现在根本无法确定可敦是否中了千夜曼罗之毒,更不知道可敦恢复过来,是因为血丸还是她自己挺过来。
可敦犹豫了一下,终是道:“发病的时候,鲜血都似乎冰冷,流淌过的每一处,就像是冰水在身体里流动,而且…..全身没有气力,痛苦不堪,脑中昏沉一片…..!”
秦逍心下一凛,可敦所说的这些症状,与自己当初的感觉一模一样。
“千夜曼罗!”秦逍突然道。
可敦疑惑道:“什么?什么千夜?”
秦逍从她的反应倒是可以确定,她应该是真的不知道千夜曼罗,微一沉吟,才问道:“你这寒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何而起?”
可敦轻轻一笑,道:“你为何如此关心?是不是…..是不是刚才抱着我,开始喜欢上我了?”
她方才虽然经受寒毒折磨,但脑子却还算清醒,知道发生了什么。
秦逍只想从她口中了解一下是不是知道大先生的线索,哪有心情和她调侃,皱眉道:“你如实告诉我,也许我有办法帮你治疗寒病。”心知她既然知道自己是受寒疾折磨,自然也是希望有人能够帮她治疗此病,以此为诱饵,骗她说出一些线索也无不可,毕竟这女人口中也没有几句实话,欺骗她在秦逍心里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你…..真的懂医术?”可敦的声音明显带着激动,但亦有掩饰不住的怀疑。
秦逍淡淡道:“你服下那枚药丸,很快就恢复过来,这总不是假的?而且我身上还有不少药丸,也懂得如何制作,要治疗你的寒病,对我来说不算太难。”
如果没有那枚血丸,秦逍就算说的天花乱坠,挛鞮可敦也未必会相信,但那枚血丸服用过后,自己的身体确实很快就得到了恢复,事实面前,可敦虽然还有三分怀疑,但对秦逍能够治疗寒疾还真是信了几分。
“如果我告诉你,你…..你确定可以帮我?”可敦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却又害怕救命稻草消失。
秦逍轻嗯一声,也不说话。
可敦沉默了片刻,才道:“四年前,我被人下毒,十分痛苦,本来是活不成,可是命不该绝,得到了救治,但是从那之后,怪病就开始出现,我心里知道,我的怪病,都是因救我的道姑而起。”
“道姑?”可敦这几句话说的有些模糊,秦逍没能明白过来,奇道:“什么道姑?你说的我听不懂。你说被人下毒,是谁下毒?这寒病是不是因为下毒引起?”
可敦轻叹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实话告诉你,给我下毒的是先汗,救我活命的是从唐国来的道姑。”
“贺骨汗给你下毒?为什么?”
“因为他想我陪他一起死。”可敦轻蔑笑道:“可是那个男人没有草原男人的骨气,懦弱无能,不敢光明正大杀我,而是给我下毒,想用慢性毒药杀死我。他担心死后,贺骨部的权力会从贺骨汗族手中落入我们挛鞮氏族手中,所以不管我为他做了多少事情,他都想我死在他之前。”轻笑一声,充满嘲讽:“在男人的眼中,女人不就是可有可无的牲畜吗?只可惜有许多男人连牲畜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