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眼神與配合閲讀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琥珀有点紧张不安地站在高文的书桌前,一边继续寻思着自己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怪梦一边抽出空来偷偷打量着高文的表情,她看到对方眉头慢慢皱了起来,脸色有点严肃又有点思索,她还看到对方下意识地用手指轻轻叩击椅子的扶手,而这是他思考时的常见动作。
琥珀知道高文正在与苍穹站沟通,她也知道苍穹站上都有什么,知道有一支由尼古拉斯·蛋总带领的三族联合工程队正在那座空间站上执行修复工作……所以,是苍穹站出了状况?
这么胡思乱想了几分钟之后,她突然注意到高文换了动作,后者从那种凝神状态清醒过来,并将目光投向了这边——她知道对方“回来”了,于是立刻忍不住好奇:“哎,苍穹站那边……”
“咳咳,”高文不等对方说完便干咳两声,随后表情有点怪异地看着她,“你刚才说你昨晚上做梦用暗影裂隙当绷弓子打人玻璃是吧……那你还记不记得你打的是谁家玻璃?”
租 妻
琥珀的眼神立刻便诡异起来,她上下打量了高文两遍,不太肯定地开口:“你也在路上乱捡东西吃了?”
“我跟你说认真的!”高文脸上的尴尬神色一闪而过,紧接着便强行板着脸露出认真模样,“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怪梦的细节了?尤其是……绷弓子那一段,所有的画面细节都很重要。”
琥珀被高文这认真表情震慑,赶紧收敛起了继续开玩笑的心思,开始认认真真地回忆自己昨夜梦境,并把梦中所见的细节说给对方听:“……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站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周围全都是看不清楚的、翻滚变形的庞然大物的轮廓,就有点像咱们当初搭乘着哨兵的巡航飞船时看到的那种景色……然后有一片闪烁微光的东西挡在面前,那东西晶莹剔透,看着跟水晶似的……”
说到这她皱起眉,使劲回忆了一下细节才不太肯定地补充道:“那层‘水晶’里面的景象我记不清了,我就记着里面很明亮,很漂亮,是个很好的地方,而且景色似乎在哪见过,然后我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就拿起了暗影裂隙,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那屏障给打破了……再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
高文听到这心生疑惑,不由得问了一句:“你刚才不是说这是个很清晰很清醒的梦境么?怎么有这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
“我是现在不记得了,但做梦的时候看到的都很清晰啊,这又不冲突!”琥珀一叉腰,振振有词地狡辩着,“我敢肯定自己做梦的时候是很清醒的,只不过那些记忆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干扰着一样,早起一睁眼就直接被‘覆盖’住了,所以我才觉得这事儿不对劲……啊对了!还有件事,虽然我不记得这个梦最后的细节,但我还记得一种感觉……”
高文扬了扬眉毛:“一种感觉?”
“愉快,就是非常愉快,”琥珀想了想,非常肯定地说着,“就好像是终于干了件一直想干却没法干的事情,或者是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一个困扰已久的麻烦,哪怕具体细节记不清楚,我也觉得自己当时乐的都不行了”
高文一听这个顿时面露异色,颇为怀疑地上下扫视了这货一眼:“一直想干却没法干的事——你欺男霸女去了还是恃强凌弱去了?”
“我在你心里是这种人么!”琥珀非常不满地瞪起眼睛,“我琥珀从小到大一向是乐于助人伸张正义的,哪怕偶尔采用点暴力手段那出发点也肯定是好的,不信你问问军情局那帮小兔崽子,他们哪怕是当初被我揍的最狠的现在提起当年来也是只有感激好么……”
“行行行我相信你说的了,”高文看她反应这么大,赶紧挥手表示认可,紧接着便一边摸着下巴一边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总之时间好像是对得上的,而梦境中的经历则多多少少能揭示一些真实发生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真实的映射,有多少是被扭曲之后的幻觉……”
“你嘀嘀咕咕念叨什么呢?”琥珀一头雾水地在旁边听着,终于忍不住发问,“你还没告诉我呢,苍穹站到底报告什么了?是不是跟那个锚点发生器有关?难道……果然是夜女士有异动?”
高文看着琥珀的眼睛,表情认真地慢慢点了点头:“……你猜对了,锚点发生器昨夜出现异常反应,规模很大,数个环带都受到了影响,时间上和你那个‘怪梦’完全对的上,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夜女士在搞什么大动作……但截至目前,现实世界中仍未有任何相关报告上报,你在梦中所见到的东西恐怕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听着高文以如此严肃的态度说出来的话,即便是平日里再不靠谱的琥珀这时候也不由得郑重起来,然而她的郑重状态刚持续了没几秒钟便突然感觉有点泄气,原因倒不是别的,主要是一想起来这边“指向夜女士的唯一线索”竟然就是“在梦里用绷弓子打人玻璃”,她这心里的劲头一下子就泄没了。
高文当然也知道这个,但他早已习惯了自己身边都一帮奇葩家伙,习惯了这种状况不断画风飘忽的生活,不管眼前的线索再怎么离谱,他都硬是能按着这点线索朝认真正经的方向给分析下去:“锚点发生器发生异动,它从苍穹站的数个环带中调集了大量能量来维持某种‘高功耗状态’,这超出了系统自动运行的边界,所以毫无疑问是夜女士在后面进行着手动操控……”
琥珀一脸不解:“那祂调集这么庞大的能量是要干什么?总不能是拿来干众神吧……”
她这边就是开玩笑般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话音刚落高文便一脸认真地抬起眼皮盯着她:“为什么不能是呢?”
琥珀:“……啊?”
“夜女士在为尘世众生准备一场盛大的成年礼,而成年礼这个词不管怎么解释都将无可避免地指向众神,”高文的头脑已经飞快运转起来,种种线索在他脑海中汇聚成异常大胆的猜想,而他向来不介意在做假设的时候让胆子再大一些,“你在梦中看到自己用暗影裂隙去……‘攻击’什么东西,这是一种象征,这或许意味着夜女士也在对什么东西‘出手’。
“此外再结合祂昨夜突然调集庞大能量,还给锚点发生器手动超频……你觉得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让一位强大的古神采取如此大手笔的行动?祂当初手撕逆潮都用的默频!”
蒼天 小說
琥珀惊愕地听着高文的分析,目瞪口呆了良久之后才憋不住开口询问:“……默频是什么?”
“……这个你先别管,就当是游刃有余的意思,”高文摆摆手,由于他平日里经常给琥珀灌输一些稀奇古怪的词汇,导致自己跟这家伙交流起来也越来越“肆无忌惮”,以至于有时候他都会下意识忘了琥珀其实是这个世界的“本地人”,像这样不小心就蹦出个超纲词汇的情况也是常有的,“总而言之,夜女士对众神采取行动的可能性非常高。
“当然,就像我之前分析过的,祂应该不会直接像当初的起航者一样直接出手扫清众神——毕竟我们这一季文明的情况和一百八十七万年前截然不同,如今的众神尚处于理智状态,而且凡人诸国还在通过‘神权理事会’这样的组织来有计划地处理心灵钢印问题,这种情况下采取粗暴手段只会让情况更糟,甚至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夜女士是个维持理智的古神,祂不会这么做。
“所以祂更有可能是在采取某种……‘范围内可控’的手段来介入这个世界,只是我不知道祂到底是怎么做的,也不知道祂到底想干什么。
“在当前有限的线索下,我只能分析出这么多。”
高文说着自己“只能分析出这么多”,他所分析出来的东西却已经让琥珀露出了惊愕之色——在如此有限的条件下,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多的干扰因素中,要把思路推进到这一步殊为不易,这所需要的可不只是什么分析能力,更重要的是得有足够飘逸的思路和什么都敢想的胆子。
“你这已经分析的足够多了,”琥珀下意识地感叹着,紧接着又有点好奇,“不过……以‘异神’的身份去插手其他神明的运行,这种事真的能办到么?不是说由于神明的本质是‘思潮投影’,因此祂们互相之间先天隔绝,没有脱离神位的神明一旦和异神产生交流就会立刻精神恶化么?”
“……所以,我猜测这正是祂驱动锚点发生器、调集庞大能量的原因,”高文略作沉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时至今日,我们仍未能完全搞明白那个锚点发生器的原理和作用,只能大致判断正是由于它的存在,才确保了夜女士这个上古神明能在完全没有信仰支撑的情况下稳定存在至今,且同时维持强大的力量——而如果在这个思路上更进一步呢?‘锚点’这个词是可以延伸的,或许,它甚至可以改变夜女士的‘本质’,让祂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众神存在的铁则。
終將成為你
“毕竟,哪怕是所谓的‘铁则’,也只不过是我们根据现有的知识体系汇总出来的规则罢了,而起航者所占据的技术高度,早已超出了我们这些困于重力的生物的理解。”
琥珀若有所思地听着,等高文话音落下之后她才开口:“那如果情况真如你所说,我们该做些什么来应对么?还是说静观其变就行?其实我觉得夜女士应该也不用我们配合些什么。”
“夜女士或许不需要我们的配合,但其他存在就不一定了,”高文打断了琥珀的话,他快速地思考着,而且似乎已经有了什么想法,“去通知神权理事会和魔能技术部,我们需要最大功率的反神性屏障,把库存的都拿出来,分别安置在国内各大教会的总部大教堂里。”
琥珀刚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这时候突然就愣住了,眼睛瞪得老大:“啥?你要把反神性屏障直接安到各大教派的总部教堂里?!你这不是当着各大主教的面给他们主神套麻袋么?”
“他们主神乐意你有什么办法,当初弥尔米娜还主动往麻袋里钻呢,”高文毫不在意地一摆手,但紧接着还是解释了一句,“我又没让他们把整个大教堂都用反神性屏障给覆盖起来——哪怕他们能接受,库存的屏障还不一定够用呢。就在各个大教堂里找一处比较靠近圣像的地方安置屏障就行,哪怕只是一个房间,一个角落,关键是要留这么个‘窗口’出来。”
“留一个窗口……”琥珀似乎隐约猜到了高文想干什么,这似乎将是一次异想天开又非常合理的行动,相当符合这位不走寻常路的开拓老祖的个人风格,“然后呢?”
“然后在屏障范围内留个纸条——如果觉得不够郑重,刻个石板也行,反正这个由当地教会负责人自己决定,”高文随口说着,“上面就写一句话——如果夜女士曾登门拜访,请在可能的情况下向尘世回应。”
说到这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句话具体该怎么说也可以由当地教会负责人自己斟酌,大体意思不变就行。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在留下这些布置之后让闲杂人等远离设置着反神性屏障的区域,仅用远程手段留下监控,这是必要的安全措施。”
琥珀认认真真听着,但她显然还有点疑虑:“这样……真的可以么?就这么直接给众神‘留言’?”
“这个我认真想过了,众神难以直接向我们传达信息,这是因为祂们存在无法控制的精神污染,但反过来的限制其实并没那么大——平常尘世间的信徒们向众神传递的乱七八糟的祈祷还少么?”高文摊开手,“只要没有直接违背教条,凡人向神明传递信息的过程本身就是符合教义且不会招致恶果的。非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之后的‘回应’才是关键,这将直接验证我的猜想是否成立。”
琥珀慢慢点了点头,虽然这听上去是个异想天开的计划,但她知道高文是认真的,不过她同时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即便道理上说得通,恐怕也仍有神官会对这种事心存抵触吧……虽然有神权理事会和帝国政务厅在上面压着,但这挡不住他们把这大胆的行动斥为‘亵渎之举’啊。”
“斥就斥呗,”高文一乐,“关键在于他们平常不是一个个都那么虔诚地表示想跟自己的神交流,表示想听到神的声音么?那现在夜女士跟帝国默契配合着帮他们把天国专线都搭上了,他们怎么就不敢拨号了——他们拒绝这事儿是不是因为他们不虔诚?那要他们都不虔诚了,当然就是神权理事会派过去的技术神甫和技术修士们更虔诚……”
琥珀寻思了一下,觉得高文说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