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深空彼岸 愛下-第四百六十七章 盛會亦是獵物熱推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腐朽的大结界,广袤的天地,病恹恹的古树,不同区域分布着六座巨宫。
王煊来了,站在一片坡地上,眺望人世宫。
说是宫殿,但其实是一座巨城,曾经繁华绚烂,到现在却看不到人烟,秋意浓,风冷微寒,漫天黄叶飘落,有些荒凉。
就像这个时代,正在走向尾声,这座超凡巨宫亦一片萧索,无弟子,没有车水马龙,至于圣兽,神人等,更是早已不见踪影。
巨宫外,荒芜的平原上倒是出现不少身影,有怪物,有圣族,有人类,有各种说不出名字的物种,都是闯宫者,参与跨域大战的人。
王煊脱离大部队之外,眺望巨宫后,忽然觉得意兴阑珊,不想去战了,这里的一切有什么意义?
连至强的神明,连超绝世都失去信心,争夺至宝,夺取旧约承载物,不过是为了多活几载,而不是为了续写新神话。
更有人是为了进入那所谓的由真实物质开凿出的石屋,想要避世,如同动物般冬眠,熬过万古长夜的寒冬。。
王煊安静地看着,他有至宝,也得到了昔日逝去的超凡文明的旧约承载物,没有什么能吸引他了。
而他也不愿去争夺那如同狗熊、蛇类等蛰眠的“树洞”、“地窝”,他想要的是在这个时代寻找出路。
接下来的一切,对他来说失去了吸引力,主要也是仙道之地、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科技生命之地自身都放弃抵抗了,自认为失败了,一切都在落幕。连所谓的盛会都是在应付,尽显疲态,举办方自己都没有信心,更遑论是其他人?
“不久后,我将成为一个在现世中独自追求虚无缥缈神话路的孤独旅者吗?”王煊站在原地,任枯叶凋零,落在身上。
有些事情尽管还没有发生,但是已经能够想象,这条路不好走,这份情怀是否可以融于现实中,能不能被身边的人接受?
最后的同行者,能有几个?老张、方雨竹等人会否留下来,还是说会随神话最后的火光一起熄灭,未来还剩下谁,可以和他同行?
“其他都不重要了,目前,我只想破入十二段,踏足那个还没有人真正进入过的领域,如果它存在的话。”
催妝 小說
王煊在一株大树下盘坐下来,没有去参与闯宫,心中浮现一篇又一篇秘法,从最开始的金身术,到后面的至高经文,恍惚间,他被无数的典籍包围了,周围尽是经文翻篇的声音,像是有很多身影在诵经。
“晚了吗,我在神话末年求道,是否有些不自量力?但我还是想试一试,总有些不甘心啊。”
很多人,都聚集在六座巨宫外,只有他远离,审视这个时代的法,翻阅经篇,所思所想,游离在现实和虚无间。
外太空中,自然有不少人在关注王煊。
因为,他之前的战绩太耀眼,在三轮资格赛中,一个人淘汰十二位破限者。再加上最开始他在途中格杀掉的机械黑鹏,他简直就是十段生物杀手,战绩最恐怖的收割者!
“他在做什么,居然没有去六座巨宫,不想参战了吗?非常人行非常之事,有些让人想不明白。”
“我估计他可能有伤在身,每次都遇到地狱级的关卡,现在状态应该不是多好,正在恢复呢!”
宇宙中,各艘飞船上的超凡者对他的行为有些不解,出现各种猜测。
接连半个月,都有人在闯六座巨宫,战况激烈,在那恢宏如城市的建筑物中,有强者坐镇,静默守护。
很快,人们知道了,居然有擂主!
老公太狂野:霸占新妻 小说
近古以来,在跨域征战中,有所成就的人,大部分得到奖励离去了,但还是有人留了下来,成为守护巨宫中的一员。
陈永杰血里呼啦,满身奢华的甲胄都残破成碎片了,到处是血,他没有拼命,但每次也都在跟着大部队硬闯,他只有一个愿望,看一看他师傅是否在这里,是否成为巨宫守护者中的一员。
可惜,到现在他还没有见到到,他所在之地为养生宫,随众人杀进去过数次了,但都没有能接近巨宫核心之地。
“实在变态,每一座巨宫中都有一位至强神明的化身亲自坐镇,成为宫主,谁能击败他们?”
不久后,有人知道了真相,是一位破限者付出很大代价,杀到逍遥宫最深处,和宫主对决后,得到这样的信息。
不止是这片战场,连外太空中,各艘飞船上,那些观众,那些超凡者,也都心惊不已。
至强神明的化身守擂?谁过的了关。
在来的路上,人们曾看到过血皇,立身在黑色超凡木船上,也看到过黑发血瞳、如同雕像般一动不动的女子——战神。
“至强者不用参与资格赛,直接成为了六座巨宫的主人?此外,六座宫殿中还有上一次的参赛者,人数不算少,成为这一次的守护者,龙潭虎穴,谁闯的过去?”
“血皇,战神,皆是赫赫有名的至强者,在大结界中都罕有对手,让他们守关,这就有些过分了吧!”
很多人不满,这次参赛的破限者,被王煊一个人重创了十二位,现在算上他自己,还剩下四位而已,这还怎么去打?
“这等于内定了,将现世中的最高奖励,颁给了六位至强神明,最后肯定是他们几人竞逐与争夺。”
“不用多想了,最高奖励最后肯定会落在血皇和战神手中!”
这引发哗然,很多人不甘心,尤其是参赛者,在资格赛中没有见到至强者下场,便满怀希望,结果现在都被打击了。
不过没过多久,人们得悉,血皇、战神都没有驻足巨宫中,另有战场,他们要参与大结界中的战斗,对手更为可怕。
“那个和我师傅很像的人,一直在养生宫出没,杀进杀出,全身上下都是血,命倒是很硬啊,可惜,和王煊盘坐地很远,两人没撞上。”
外太空,青木遗憾,还希冀着王煊出手呢,和那个撞脸者过招,一时间愿望没能满足。
半个月以来,陈永杰第十九次闯养生宫,这一次无比接近核心地,恍惚间,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此时,他混在大部队中,杀的满身是血,受了重伤,隐约一瞥,双目流动璀璨神霞,盯着那位高高盘坐在上的宫主!
“各位,加把劲儿,杀过去啊,击败至强神明的化身就不用想了,可是,若是能接近他,也给予重奖,共闯啊!”有人大吼,鼓舞士气。
陈永杰眼睛都直了,看着宫殿最高台上方,一声大喊:“老徐!”
砰的一声,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稍微走神,后背挨了一掌,顿时大口咳血,跌跌撞撞,向前而去。
在那前方,有一排守护者,各自冷漠的举剑,持戟,要对他下杀手。
那座高台上,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生灵,倏地睁开眼睛,接着一招手,将陈永杰接引了过去。
“没大没小,你喊我什么呢?”他是赫赫有名的大方士徐福,逝地中的摆渡人。
当初,他没有身体,蓑衣和斗笠下,是黑洞洞的虚无空间,现在不同了,他有化身归来,和摆渡者的精神碎片融合归一。
他的实力暴涨,成为一位宫主。
像他这样的强者,怎么可能会任由别人征调,所以分身回来了,如今留下与离开都在他一念间。
“徐前辈!”陈永杰立刻改口,满脸是血,但却露出笑容,真的太意外了,有朝一日竟和徐福一同跨越征战,成为现实。
虽然他当初被坑了,莫名背锅,但是他乡遇故人,他还是很欣喜的。
“不该来啊,这里很危险,连我都随时准备截获一件至高奖励,而后跑路,你还敢来凑热闹……”不过,说到这里后,徐福闭嘴了,因为陈永杰几乎等同于是被他弄过来的。
他想了想,道:“也罢,你坐在我身边修行,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开口。嗯,这座巨宫中有些资源,我帮你提前预支些。”
“很像我师傅的那个人,死在养生宫中了?这次,他没有跟着杀出来!”青木心中七上八下。
“老青,没准那就是你师傅!”马超凡开口。
“我看他……也很像是陈大宗师!”吴茵说道。
一瞬间,青木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本他自己也在猜测,有那种念头,现在坐卧不宁,心中慌了。
第二十一天,现世中,但凡有神话生物的星球,都有规则余韵在剧震,很多超凡者惊恐,自身的境界要掉落了。
连王煊都受到影响,他霍的睁开眼睛,这是罕有的经历,他居然被反震了,心血翻腾,超凡之力紊乱,有些不稳固。
不过,相对其他人来说,他已经好很多了。
在他的体内,养生炉躁动,有些不安,连它都受到影响,可见事态何其严重!
“稳住,千万不要折腾,这要是暴露的话,我将举世皆敌,尤其是在这个地方,不乏至强神明,甚至有超绝世在暗中盯着!”
倒逆棒棒糖
王煊有些急了,他自然知道,大结界与现世中出大事儿了。
很快,那显露在现世中的大结界,有消息传来,绝世强者杀红眼睛,部分人死亡,至强神明的血液染红大地,献祭给了半成熟的至宝,导致那里至高大道轰鸣不止。
半成熟的至宝竟又引动了不朽伞、生命池、神明宫的再次复苏,持续共振。
“可惜,这三件至宝有些特殊,常年神隐,即便震动,也很少露出踪影,不给人机会,究竟是否还在大结界中,都存疑,可能早在现世了。”
“轰隆!”
像是神话正在全面腐朽,超凡世界正在大崩塌,席卷各地,无比恐怖。
“天啊,我掉境界了,发生了什么?!”很多人惊悚了,现世和大结界共振,超凡者开始掉境界。
一片惶恐声,没有人不害怕,这场大动荡来的实在太突然了,这二十余天,也不是没有震动过,但是并未波及超凡者。
现在完全不同了,宛若神话末日到来的预演,让人灵魂不安,心底最深处有种强烈的惧意。
“我¥,真的出大事儿了!惊天风暴,这场盛会本身就是猎物和祭品的一部分,不朽之地、神明之地,部分至强者一起出征,由超绝世亲自领军,果断杀入了仙界,要夺取人世剑、逍遥舟、羽化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