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第1100章 韓莊大婚禮上鑒賞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要拍不?”
“拍。”
开玩笑,张顾两人得知这辆车的来历,两个小青年激动了,蹭车,一定要蹭车。别说他们俩了,其他的好一些也有这心思,可惜车子只有一辆。
没办法,还是去坐进口车吧,李栋第一次坐大红旗,客客气气跟着司机打了招呼说了地址,深怕这位不知道,李栋一路帮忙指路。
“真的,这孩子咋这么大本事。”
黄志军媳妇和黄胜男小姑两人听着刘思君说完,一脸惊讶。
“可能是两次捐外汇,老人家高兴。”
闺女能风风光光嫁人,刘思君心里高兴,有了这辆车,谁还能说这酒办的的仓促,不够热闹。这车要放后世,什么劳斯莱斯,跑车全是弟弟。
光是这车,摆几盆萝卜那都算上档次,啥都不说光来看车就够了。
“上来坐坐,难道蹭回老人家的车子坐坐。”
这车子,别说一百万美元,李栋愿意砸一半身家,黄胜男也挺兴奋,李栋特意请着司机饶了一圈,感受一下,出油钱,咱可不占公家便宜。
车子停靠四合院前,鞭炮声噼里啪啦响起来,中午一众人吃着颇为丰盛酒席,虽然人不多吧,可气氛还是不错的。李栋和黄胜男帮忙敬酒,还好一共四桌。
李栋喝了不算多,送走客人,回到房间。
“你歇会吧,这里我整理。”
屋里摆放亲戚朋友送的礼物,大家都知道李栋是一文人,爱好字画,瓷器之类玩意,连着张艺谋和顾长卫都去文物商店淘换了几件小玩意。
其他人更是如此了,最贵重要说黄胜男外公送的几件,乾隆官窑大器,这玩意后世拍卖几千万起步。这几件李栋打算好好收着,没打算带回去先留着。
酒席办的有些仓促,好在惊喜不少,不光光来的客人,再有就是几副字。“这幅字你收着。”
“嗯。”
这字是可以装裱起来的,黄胜男十分珍惜的收了起来,整个下午两人都在忙活。第二天李栋醒来看着身边的黄胜男,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了。
“吵醒你了?”
“再睡,我去做饭。”
“嗯。”
上午李栋看了一下拍摄带子还不错,这东西也得收藏着,等以后给孩子看。你爸当年多牛逼,接亲车子用的大红旗。
“辛苦你们了。”
张艺谋和顾长卫BJ印象拍摄差不多了。
“天津,上海,南京都可以拍,别怕经费,我这里可以提供。”
这点小钱,李栋还真不在乎,他想多留下点改革开放初期的影像。“不过要注意安全。”现在拍摄属于私下拍摄,说白了,不是政府允许的。
再有一个地方上一些治安问题,李栋多交代几句。“最好多一些人。”两人点点头,现在治安是不怎么好,拍摄设备可不便宜,真要小心一些。
送走两人,李栋和黄胜男骑着自行车回到小院。“一会,我们去送送外公。”
“外公这么急?”
“香港那边有些事情。”
本来黄胜男外公对于婚礼,如此仓促还是有些意见的,不过见到邓老的字,没在说什么,这场婚礼虽然不算热闹,甚至十分仓促。可没有不羡慕黄胜男,甚至很大大院子弟都羡慕不已。
婚车,邓老的字,光是这两样,不知道多少姑娘想要,黄胜岳昨天都有点失态。这位大院子弟,平时可是挺有风度,这一次都有些羡慕了。
只可惜,李栋对从政之类没啥兴趣,他不是那样的人,对于黄胜岳邀请参加大院子弟们聚会婉拒了。这不和黄胜男在BJ玩了几天,去老莫餐厅,去仿膳饭庄,去国宾馆。
外汇券多,两人好一顿吃,正好赶上最近一些BJ老字号重新挂牌,两人玩的不亦乐乎,三五天功夫很快就过去了。两人跑了几趟亲戚,李栋这边看到了黄金时代样本。
直等到希尔达那边敲定外景考察时间,两人才开始整理行李回一趟南京,等这边确定时间,两人跟着希尔达他们来一场蜜月旅行。
“路上注意安全。”
不義聯盟第零年
“到了地方给家里打电话。”
“知道,妈。”
黄胜男有些不舍,这一次离开家跟着先前可就不一样了,这以后就是李栋妻子,李家的媳妇了。“妈,你照顾好自己。”
“妈会的。”
醜顏棄妃 小說
李栋拍了拍黄胜男。“咱们以后常来BJ。”
“嗯。”
神经漫游外景很大一部分是城市,其他景色不多,不定还有回BJ。两人收拾好乘着火车回着南京,李栋要参加接下来考试。路上,李栋正好复习一下功课。
“表叔。”
胡丽新,这丫头倒是挺热乎,还有学姐戴莹琮。
“表婶。”
办酒席的事情,冯端想来从冯康嘴里得到消息,胡丽新不知道怎么也知道了。
“快进来吧,这是?”
“礼。”
要说胡丽新和戴莹琮两人算小富婆了,身上几百块还是有的,买的礼挺出乎李栋意料,大家都知道李栋喜欢瓷器古董之类。
“谢谢你们。”
“中午一起留下来吃个饭。”
“好啊。”
李栋下厨,搞了几样硬菜。
“快尝尝。”
“好吃。”
吃完饭,李栋去了一趟冯端家里,少不了被冯端说了一番,这结婚办酒这么大事,没通知他。
“二叔,这不是在BJ嘛。”
“再说这次有些仓促。”
李栋说道。“等回着韩庄办酒,我到时候亲自开车请你。”
韩庄算是李栋家,这酒席肯定不会跟着BJ那样办的仓促,肯定要大办的。“那我可记着了。”少不了,李栋去着韩武家被说了一顿,当然这边拍胸脯保证回头韩庄办酒一定亲自登门请。
接下来几天,李栋去了学校,没办法被几位教授捉着了,好不容易考完试,李栋总算松了一口气。算了算,从韩庄出来,去着BJ,待了十多天到现在又在南京待了十多天。
算下来,这有个把月了,不知道路修的怎么样了,李栋心说再过去几天就要回去了,李栋合计办酒之前能不能把路给修好了。
“路基都铺好了,挺快。”
“那可不,好几百人上工。”
“啊这么多人?”
李栋听着一愣,好几百人,开玩笑吧,这怎么回事,一问才知道,这不稻子收割完,秧苗下了地,这算农闲时间了,修路直接给现钱,而且不算少。
这一下四周有空闲的农民全来了,一月就把路基给整的差不多了,这倒是不意外了。十万美元,李栋还是小看现在十万美元的威力。
“一天几百块钱,一月下来不过上万块。”
李栋合计,自己回去再捣鼓捣鼓,准备一下,怎么的也要半个月时间,这么算下来,办酒的时候,这路还真有可能修好。当然现在修条路可不是那么容易,设备,沥青这东西都挺缺。
半月真不一定弄好,估计难,先回去再说吧,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呢。等着南京的事情忙活完,李栋和黄胜男赶回池城。
“栋哥,你总算回来了。”
“嫂子。”
“最近怎么样?”
李栋笑看着韩卫国几个,这一个个晒的乌黑乌黑的。
“这不修路,其他的事情都没功夫。”
“这路怎么回事,这么着急?”
李栋疑惑,总觉着这路修的有些过分着急了。
“这不是,国富叔嘛,先在栋哥你办酒前把这路修好了。”
“可地区和县里,公社,怎么会听着国富叔的?”开玩笑吧,国富叔在韩庄是有不小威望,可公社,县里,地区呢,人家听你的。
“栋哥,你在BJ办酒的事情,地区这边都得信了。”
“这个跟着路有啥关系?”
李栋嘀咕,一问才知道,邓老送字的事情地区那边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不一听韩国富想要在李栋办酒之前修好路。地区和县里一合计,李栋这边为国家做了贡献,咱们作为家乡人总要表示一下吧。
这路人家出钱了,咱们出力,可不能落后了,这才有了现在的样子。
好家伙,李栋真没想到,还有这份缘由。
“这事弄的,为了我一个人让大家受累。”
“其实大家都是自愿的。”
“就是,栋哥,你不知道,大家高兴着呢,一天将近一块钱工资,好多人上赶着要上工呢。”韩卫朝说道。“这好事,平时可没有的。”
“一块钱不到?”
“栋哥,这个其实不少了。”
工资虽然不算高,可包伙食,一天二顿大米饭,这家伙待遇好,好一些家里有半大小子都还跑来问,要不要,这样半大小子肚皮大,一顿干掉好几碗饭。
现在地里没啥活干,你说说,这不白吃老子饭,不如送工地上,干活有工钱,不说还有大米饭吃。李栋听着哭笑不得,算了,这事自己不管了。
修路本来就是交给国富叔了,自己还是准备准备办酒了,这一次在韩庄,可不是四桌了,可能是四十桌,李栋得好好准备。猪肉不用担心了,买几头猪杀就成了。
不过副食品倒是需要李栋想想办法,不行就回去装一车过来。
再有就是婚房,李栋打算好好收拾一下,BJ那边虽然准备了一些东西,可时间紧,总有些仓促。这一次回到韩庄,肯定要好好办。
“栋子回来了。”
“你媳妇呢?”
“家里呢。”
去着国富家路上遇到几个长辈,大家问起媳妇的事,黄胜男先回家了,李栋过来是找着韩国富问一下路的具体情况。
“栋子回来了。”
“婶子,国富叔在家吗?”
“在呢,老头子,栋子回来了。”
韩国富和韩国兵都在见着李栋,忙招呼坐。“胜男跟你一起回来的?”
“一起。”
“国富叔,我刚刚看路基都弄好了,柏油啥时候铺?”
“明天。”
韩国富说道。“这一次地区和县里可是出了大力气。”
“那可不是,你这娃子都惊动邓老,别说地区,省里都有领导说话了,一定要修好这条路。”韩国兵笑说道。“俺们几个庄子这一次可受益了。”
“便宜毕老头他们了。”
“栋子,不说路的事了,你啥时候办酒,大家都等着呢。”
韩国兵笑说道。
“这个先等等。”
这一次肯定要大办,一定准备的充分一点,李栋打算再回一趟2019年,多带一些物质回来,好好操办一下,热闹热闹。要办好,办的热闹,肯定要准备充分一些。
李栋打算好好计划一下,肯定不能像BJ三五天事情,至少个把半月的。
“至少等着下月。”
李栋说道。“BJ那边太仓促了,这一次一定办的好一些。”
“是该好好办一场。”
“有啥事,国兵你多帮衬着些。”
“有国兵叔帮忙,那太好了,我这个对习俗啥的都不太懂,有啥规矩,国兵叔,你回头有时间跟我说说。”李栋当自己是韩庄人了,酒席跟着按着当地习俗来办。
“回头,俺去找你,好好跟你聊聊。”
韩国兵说道。“叫上六爷。”
“行,明天中午我烧几个菜请你和六爷。”
李栋说道,今天挺累的,肯定休息一下,明天中午。
“好。”
“那国富叔,国兵叔,那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
回到家里,李栋把事情和黄胜男说了一番。“原来这样的,我说怎么这么快呢。”
“对了,明天中午我请着六爷,国兵叔过来喝酒,问问这边办酒席咋个规矩。”
“这一次酒席,要办的隆重些。”
黄胜男没有意见,BJ那边办的是有些仓促了。
第二天一早,李栋起来收拾去公社买了十多斤肉,这天肉不经放。
“副食品看了真要回去弄了。”
公社这边副食品本来就紧张,去县里买吧,还不如回着2019年容易弄些,当然猪肉啥的,倒是可以跟着食品站说一声,李栋现在可不是一般人。
打个招呼,问题不大,其他的酒水之类也没问题,回礼和礼盒,这是要回去的。
“恭喜。”
“谢谢。”
“这是?”
“第二批读者来信。”
宗红兵又来送东西,好家伙又是一车,不过这一次多是国内读者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