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大乾長生》-第555章 耍弄(三更)相伴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楚云打开木箱,翻了翻书与奏折。
鄣终失望的摇摇头,没有发现皇帝的书信。
他目光最终落到这些书上。
这些便是父皇给自己指定的书,需要好好研读,真正的弄通弄熟,再给父皇写上自己的见解体会才好。
这些书,即能开拓自己的视野,增涨自己的见识,还是与父皇联系的纽带,绝不能忽视。
他看着这些书与奏折,双眼放光,斗志昂扬:一定要拿下它们!
法空此时正负手站在莲花池上,目光落到楚云身上,看他如此模样,满意的点点头。
这才符合一个皇帝的心性,受到挫折受到打击,要能迅速的恢复过来重新恢复斗志。
他的目光随即投向了宁真真那边。
宁真真一袭白纱遮面,来到一座小院外。
细秋雨 小说
这里是寻常百姓的住宅区,家境殷实的百姓,才能在这里买得起宅子。
院子虽小,但毕竟是神京的院子。
住在这里便意味着是神京人,身份自然不同,会享受到诸多的便利。
与在神京漂泊的外乡人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这里的百姓,家境是殷实,却不够富裕,需要勤勤恳恳的努力干活养活一家子。
所以很少有多管闲事的,没有这个闲心。
宁真真一袭墨绿罗衫,腰间佩剑,白纱遮住了绝美容颜,轻轻敲门之后,院门拉开。
宁真真踏入其中,抱拳行礼:“司正。”
绿衣司的司正曾庆元正负手站在院子中央,一身紫色长袍,身边跟了两个中年男子,脸色阴沉严肃。
曾庆元双眼如电,缓缓道:“宁司卿,你来晚了!”
宁真真轻声道:“司正恕罪,主家忽然有事找我问,拖了一段时间。”
明王爷忽然兴致大发,竟然找宁真真过去一起吃早饭,吃饭的时候,好好问了问玉蝶宗的情形。
他最关注的是玉蝶宗的宗主之争夺。
因为涉及到权争,他身为皇子当然感兴趣。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将来自己也难免皇位之争。
虽然俞清弦也知道事情的经过,但一些幽微之处,当然还是要亲身经历者更清楚。
宁真真也没隐瞒,将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
明王爷曹裕方听得啧啧赞叹,感慨不已。
没想到玉蝶宗的宗主也有如此激烈的争夺。
不过同时感慨,不愧是玉蝶宗。
本应该争得头破血流的,却只是这么轻描淡写,极有分寸。
显然玉蝶宗的弟子心性纯良,而且顾及同门之谊,这是难能可贵的。
这也正是玉蝶宗一向以来的形象。
涉及到宗主之争,一旦说开来,便不知不觉占了很长时间。
宁真真并没有因为这边有司正等着就表露出着急神色,反而不紧不慢。
两个中年男子冷冷瞪着她。
他们都是副司正,高宁真真一级,对宁真真如此迟到极为不满。
他们是何等身份,时间是何等珍贵,偏偏要等一个属下。
从来都是下属等上司。
宁真真没有摘下面纱,轻声道:“司正,人呢?”
“随我来吧。”曾庆元扫一眼两个副司正。
他们收敛了怒气,面无表情的带着宁真真一起往后院走。
四人来到后院一间柴房。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柴房里一个草堆里,躺着两个青年男子,俱昏迷不醒,没有受伤的痕迹,没受过严刑拷打。
“一个一个问吧。”曾庆元俯视着这两个青年,呶了呶嘴:“这一个是大云潜伏在天海剑派的秘谍,那一个是天海剑派潜伏在大云的秘谍。”
“司正,竟然把潜伏在大云的秘谍也弄回来了?”宁真真好奇的打量那个青年。
那青年看上去普普通通,相貌没有出奇之处,确实是一个很不惹眼的人。
所谓人不可貌相,在他身上体现出来。
身为天海剑派弟子,去大云做秘谍,绝不是一般的秘谍。
“他现在是大云碎星刀宗的弟子。”一个副司正冷冷道:“在碎星刀宗混得风生水起,如果没捉他回来,恐怕他能不断的升职,甚至能进入高层。”
“资质极好?”
“资质好,修为强,而且极擅长揣摩别人心思,很讨人喜欢。”
“也是一位难得的人才。”
“确实是一位难得的人才,天海剑派也真舍得。”
另一个副司正冷冷道:“如果不是所谓甚大,怎么可能舍得这般人物做秘谍。”
这一次天海剑派的事,如果不查清楚,整个绿衣司都要倒霉,不仅仅是司正,他们两个副司正也一样。
所以亲自出动,顾不得等消息,直接亲临第一线。
他们要亲口听到口供,从而帮宁真真一起,分辩两人所说真假。
“那就先看看这个大云的秘谍吧。”宁真真轻声道。
曾庆元颔首。
宁真真转身轻轻出了这柴房。
两个副司正对视一眼,皆露出无奈神色,好嘛,这个丫头真够托大的,竟然让副司正干这些杂活。
不过谁让此事太过重大,不放心外人呢。
她这个审讯高手既然不干,也只能他们干了。
于是两人分别扯起一个青年出了柴房,来到后院的石桌旁,把他们抛到地上。
重生之军长甜媳 小说
大云潜入天海剑派的青年悠悠醒来。
宁真真轻轻摘下白纱,露出绝美无双的玉脸。
JK醬和同年級男生的老媽
她练了玉蝶宗的心法之后,美丽更增几分,容光照人,令人不能直视。
她娴静的看着这青年,淡淡道:“这位公子,失礼了,小女子绿衣司宁真真,奉命问公主几个问题。”
青年相貌英俊,双眼闪过讥诮神色,冷冷看着她。
宁真真微笑道:“公子可是大云人?”
英俊青年发出一声冷笑,但笑不出声音来。
却是并没有解他的哑穴,发不出声音来。
宁真真眉头一挑,看向曾庆元:“竟然不是大云人,是我们大乾的。”
“弄错了?”曾庆元沉声道。
宁真真轻轻摇头,又看向英俊青年:“不是大云,却为大云效力,是因为仇恨吗?”
“唔,看来你跟大乾有仇,……不过跟天海剑派没有仇,帮助大云是为了报复大乾。”
英俊青年皱眉死死瞪着宁真真。
宁真真轻颔首:“我确实能看透你所思所想,所以没必要再撒谎,除非你能控制自己的念头,……唔,这种小手段是没用的,你不可能维持太久。”
英俊青年在心里竟然开始不停的念诵大云皇帝楚雄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念诵楚雄。
越是念诵,心中的愤怒火焰越熊熊燃烧,好像能燃烧了一切。
宁真真静静看着他,忽然轻喝一声:“咄!”
英俊青年耳边如炸雷,顿时脑海一片空白。
宁真真的声音这个时候传过来:“天海剑派是通过你跟大云取得联系吗?”
英俊青年露出冷笑。
宁真真明眸紧盯着他,凝视了片刻,扭头看向曾庆元,轻轻摇头。
曾庆元道:“怎么?”
“不是他。”宁真真摇头道:“天海剑派不是通过他与大云联系的。”
“怎么可能!”曾庆元沉声道:“没弄错吧?”
“不会错。”宁真真道:“司正,或者是另有其人,或者说……”
“……有人造谣?!”曾庆元缓缓道。
他声音阴沉,脸色更加阴沉。
宁真真轻轻点头。
她很笃定,眼前这个确实是大云的秘谍,可他并没有被天海剑派用来与大云联系。
宁真真一拂袖子,将这青年封了穴道,直接昏迷过去,摇头道:“他是一个混淆视听的棋子罢了。”
曾庆元的脸色不好看,两个副司正也不好看。
时间是有限的,一个月已经过了七八天,再耽搁下去,他们就来不及了!
宁真真看向另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轻轻点头。
这青年被拍开穴道,慢慢睁开眼,双眼清明,眼神转动迅速搜集周围的情形。
宁真真淡淡道:“这位公子,我乃绿衣司宁真真,奉命问你几句话。”
她自报名号,其实便是一个震慑,令其心神震动,从而更容易看得清楚。
其越是冷静,越难看清楚。
宁真真平静问道:“你是天海剑派弟子吧?”
“原来是施朝恩施公子。”
“施公子能潜入大云碎星刀宗,这可是大云第一刀宗,实在佩服。”
“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对旁人来说却是难如登天,你们天海剑派弟子为此也有不少弟子吧?你是最成功的那个。”
“……好吧,恭喜施公子了,如果施公子能说实话,未必不能再回去继续做碎星刀宗的弟子。”
“天海剑派与碎星刀宗可有什么交易?”
“天海剑派与碎星刀宗不共戴天,势不两立?既然如此,那天海剑派是与撼岳拳宗联手了吗?”
“原来如此。”宁真真轻轻点头。
她好像跟施朝恩在说话,可是只有她自己说话,施朝恩只是眨着眼睛。
曾庆元三人通过她的话,推测施朝恩所说。
宁真真蹙眉看着施朝恩:“施公子不是谎言欺人吧?……发重誓也好。”
“看来果然没错。”宁真真轻颔首,看向曾庆元。
曾庆元看她的神色,便知道不妙,脸色阴沉得越厉害。
“司正,没捉对人。”宁真真轻声道:“他们两个都不是,找错人了。”
“废!物!”曾庆元咬着牙恨恨道:“真是一群废物!”
宁真真没反驳。
曾庆元这话骂得一点儿没错。
她看得出来这是天海剑派故意为之,绿衣司很可能有天海剑派的眼线。
竟然被人耍了。
捉来了两个没问题的,现在天海剑派肯定会不依不饶的找绿衣司理论。
这可是损失了一个最优秀的秘谍,对天海剑派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依天海剑派如今的气焰,怎么可能吃这个闷亏。
PS:更新完毕,这两天梳理一下大纲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