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校花的貼身高手笔趣-第9800章熱推

校花的貼身高手
小說推薦校花的貼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
身法速度之惊艳,顿时引来全场一片惊呼,单论绝对速度也许不比第一局五次突破生长枷锁的山王更快,但就玄妙程度而言,绝对分分钟秒杀山王。
无论什么场合都能让人惊艳绝伦,这就是风系无常步的排面。
赵日坤却是不屑的挑了挑眉:“又是巨头大圆满中期巅峰?呵呵,堂堂五巨麾下也真是没人才,之前几局让你运气好赢了,我只能说真是老天爷在帮你。”
皇叔有禮 小說
全场嘘声。
这话说得实在是没什么底气,秋三娘和包少游都是巨头大圆满中期巅峰高手,可是都笑到了最后,众人已经对赵日坤的脸皮没脾气了。
不过有一句说一句,眼前这个红色斗篷男子,单从气息来看确实要比之前几个更加值得忌惮。
尤其天机还幽幽点评了一句:“这人已经在极限边缘,随时可能一步迈入巨头终极大圆满。”
众所周知,天机极少在公众场合说话,但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公认的权威!
这一下,沈一凡的前景直接蒙上了一片阴影。
诚然,他身为林逸集团的二当家,哪怕绝对实力不是排在第二,那也绝对是名列前茅的存在,至少不会比包少游和秋三娘差。
如果对方只是巨头大圆满后期巅峰,照着刚才的先例,哪怕越两级挑战他也不是没得打,反而胜算颇高!
可一旦对方晋级巨头终极大圆满,那就什么悬念都没了。
以巨头终极大圆满和底下境界之间的天堑鸿沟,别说沈一凡这个巨头大圆满中期巅峰,就算他如今是巨头大圆满后期巅峰,同样没有任何胜算。
至少在绝大数人的认知中,巨头终极大圆满高手就是顶级战力的门槛,而顶级战力之所以被称为是顶级战力,就是因为他们对于底下的高端战力有着无法逾越的统治力!
目前为止唯一打破这个定律的就只有一人。
林逸。
而坊间对此给出的解释是,林逸坐拥史无前例的完美五行领域,一般的领域高手自然不能与他相提并论,他这个巨头大圆满中期巅峰根本不能算数,直接就能对标巨头终极大圆满。
沈一凡即便再强,可他也不是林逸啊。
双方在场中遥相对峙。
对面的红色斗篷男子异常平静,束手而立,平静得令人心悸。
然而平静之下却涌动着一股说不定道不明的疯狂,给人感觉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水面底下却已暗流汹涌,甚至已经卷起通天漩涡了。
沈一凡二话不说祭出长弓,直接就是一箭。
尖锐的破空声刹那间响彻全场,惊得所有人一阵头皮发麻!
哪怕是场下的一众高端战力,见了这一箭也都纷纷面露骇然,以他们的眼力和神识,竟然都无法锁定这一箭的轨迹!
无法锁定轨迹,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做出准确的预判。
换而言之,此刻如果换做他们站在沈一凡的对面,想要躲避这一箭就只能靠蒙靠瞎猜,说白了就是纯赌运气。
对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来说,将希望寄托于运气本身,其实就已经等同于将生死交到对方手上了。
不管这一场谁输谁赢,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
今日之后,沈一凡的弓箭将会进入所有高端战力的视野,任何与林逸集团为敌的人,都必须时刻提防不知从哪里射出来的长箭。
正如狙击手在现代战争中的威慑力,一个到了沈一凡这种级别的弓箭手,同样是所有人都必须特别提防的存在!
“中了!”
秋三娘等人面露喜色。
从头到尾红色斗篷男子似乎被吓住了一般,竟是没有半点动作,亦或者他是根本来不及反应,等到破空声响起的时候,长箭都已经杵到他的脸上了。
然而,并没有。
红色斗篷男子依旧还在原地,破空而至的长箭却直接从他的头部横穿而过,却完好无损。
全场集体懵逼。
连带一众高端战力都不明所以:“难道是幻术?可是不像啊?”
真正高明的幻术毫无破绽,就如林逸的五行化极水系天镜,以及进阶之后的画中人,都是那种哪怕明白告诉你就是幻术,你都依然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的神技。
林逸摇头解释道:“不是幻术,他刚刚偏了一下头,速度太快你们分辨不出来而已。”
众人讶然。
这可就不单单是速度快的问题了,而是此人分明能够提前锁定沈一凡的弓箭轨迹,所以才能如此不动声色却又轻而易举的规避掉。
否则只靠最后一刻的临时反应,别说他此刻还不是巨头终极大圆满高手,就算真的是,都不可能如此轻易从容的规避过去。
“这么说沈大管家岂不是处境不妙?”
秋三娘众人不由替沈一凡捏了一把冷汗。
神箭手之所以恐怖,就在于没人能够提前锁定弓箭轨迹,没办法轻易避开,反之一旦被提前锁定,那么弓箭的威慑力直接就会一落千丈。
沈一凡本人的近身实力虽说不差,但众人都知道,他如今已经定好了路径,无论眼下还是未来,一身核心实力都在弓箭上面。
異界之九陽真經 小說
一旦弓箭失去威慑力,他也就胜算渺茫了。
场中沈一凡本人却没多少异样的表现,见状直接再次抬手,这一次则是三箭连珠!
呼啸声起,三支长箭便已不分先后同时出现在对方面前。
一箭头颅!一箭咽喉!一箭心脏!
全场众人集体看得心底发寒,他们还是无法锁定弓箭轨迹,此刻要是换成他们,妥妥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毕竟运气好也只能躲掉一箭,怎么可能一下躲过三箭!
然而,三箭全部落空。
红色斗篷男子给人的感觉依旧是纹丝未动,只是微微抬了抬头,似在发出无声的嘲讽。
场下赵日坤嗤笑道:“就这?架势倒是装得挺足,可你这实力也实在有点太拉稀了吧,小子这可是生死对决,不是让你过家家的地方,你以为是拍电影啊?”
“……”
围观看众纷纷无语。
脸皮厚归脸皮厚,论阴阳怪气,这货还是有一套的。